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趴在美妇的翘臀后面 被校霸cao翻的清纯

2022-09-03 09:21: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竹屋外的风铃正响个不停,屋内女子一手拿笔,另一手却还强撑着头瞌睡连天,桌前的纸上早已滴了几个豆大的墨点。突然屋内响起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何苦为难自己呢?”来

竹屋外的风铃正响个不停,屋内女子一手拿笔,另一手却还强撑着头瞌睡连天,桌前的纸上早已滴了几个豆大的墨点。

突然屋内响起了一个不高不低的声音,“何苦为难自己呢?”

来人随意地坐在了她的对面,可见他们两人之间的熟稔。

小说

析木看着她睡眼惺忪的模样,脸粉嘟嘟的,只觉得有趣又很可爱。

叶诺被声音一惊,早已睡意全无,只能抱怨地朝那人翻了个白眼,“谁说我为难自己了?”

男子向她递了个眼色,她才注意到那纸,但她并不在意,扬了扬眉,仍倔犟道:“没听说过自然美吗?这画儿就是纯天然的,看这大黑豆,一般人根本画不出来!”

刚说完,她就将笔随意一丢,又拿起画“啧啧”欣赏了一番。

“喏,送你啦!”她将画往他身上一扔,析木虽对叶诺的小性子有些无奈,面上虽摇摇头衣服无可奈何的模样,可手上依旧将画仔细收好。

屋外的风铃仍旧不停地响,析木衣袖随手一挥,铃声渐止,

“看来你的生意来了。”

“是啊,这回我要狠狠敲人一笔啊。呆木头,你就瞧好吧!”

女子倚在门前,挡住了照在析木身上的阳光,她手上玩弄着一簇发辫,从析木的角度来看,她好像在望着什么东西,小脑袋时不时地歪过来又歪过去,总令人觉得这人肯定又在想着什么鬼主意。析木正看着她的背影,不防叶诺突然转过头就冲他露出了一个调皮的笑,只一瞬就令他恍了神。

等他再回神时,叶诺已奔到了院中,

“感觉下了好长时间的雨,还是雨后的阳光最令人舒心!”

她微微张开双臂,仰头迎着阳光,一种说不出的享受模样。白衣红裙,裙摆上彼岸花纹在光下也好像在闪闪发亮。

也只有在这一刻析木才恍惚想起来她本就该是这样天真活泼的,

“对了,明早我就出发。”叶诺有些又乖巧地转头和他说道。

析木默不作声,淡淡的思绪透过叶诺的背影飘向远方,风轻轻吹过,带动他的衣袍,顺便也吹散了些他身上静肃而又沉闷的气息。良久,他才回了句十分寡淡的话:

“路上小心……”

叶诺似乎早就习惯了析木这种冷漠淡泊的态度,若非要让他对人说些什么关怀亲切的话语,那也实在是太过难为他了。

好在她也从不在意,只反应够快道:“知道啦,木老头儿。你也要保重啊!”

似乎只要接话接的快,尴尬就永远也不会赶上来。

夜晚,析木内心十分复杂,往常随便就可以刻出的雕花,如今却怎么也可不好,真是白浪费了他好些精力。

他有些气恼地丢下手中的刻刀,一手扶额揉按着自己的太阳穴,

“真是可惜了这块木料了!”架子上的一个状似莲藕的木头娃娃突然蹦到他眼前,碰了碰他的手指。

“你既然这么担心叶诺,不让她出去不就好了,又何必愁成这个模样。”析木愣了一愣,手上动作有些停顿,

析木烦躁地皱了皱眉头,才又沉静回道:“她与梦婆契约已定,不是我能阻止得了的。”他静静地看着那已被雕刻坏了的木料,内心已陷入了难以言语的纠结当中。

或许就像木鬼说的,不让她出去不就好了,可自己替她做的选择真的是对她来说最好的选择吗?

世人常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可他现在却也怀疑起来,当时自己和父亲那般执着地让她活了下来,究竟是对还是错?

傀儡部和玄隐部历代交好,尤其玄隐部中的织魂一族,在这一代更是对他们家有大恩。当年若不是有织魂一族帮忙,在那样一个到处都战火连天,动荡不安的年代,傀儡部根本不可能做到全身而退,并且成功隐居。还在最后成为了九大神族部落中唯一一个得以幸存的部落。可这代价却是织魂一族惨遭屠族。

他一直都记得父亲匆匆从外将她带回的那日,也是同今日这般的雨后初晴。

那个肩负织魂族最后希望的少女,一点儿也没有豆蔻年华该有的天真烂漫,只有怎么也甩不开的死气和奄奄一息。唯一有点儿活力的大概也就只有从她胸前的那个窟窿里不停流出的血了。

父亲拼尽一生的灵力只勉强保留住了她的魂魄可她的肉体却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不停地衰败腐烂。那时封躺在冰棺内的叶诺,眼里总有一种他看不懂的情绪,是痛苦?嘲讽?还是绝望、无奈?他不知道她是以一种怎样的心态接受了自己那具不停腐烂的身体。

洛图封印是他所能选择救她的唯一方式,同时也或许是他这一生中所做的最冲动的决定。

后悔吗?也是不后悔的。

“我去跟着她好了?”木偶的话语直接打断了他的回忆,屋内只有沉默。

“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的条件呢?”析木一向明白这世间不会有人白白示好的,得到的同时也必定要付出些什么,他坚信着这个道理,她亦如是。

木偶此时厚脸皮道:“嘿嘿,不愧是族长,一点儿就透!”

“我只要族长日后将我从傀儡谱上除名就好。”木偶直接道。长久地寂静后,只见析木在木偶身上画了一个符咒后就将木偶随手一扔,一个嘴角略带着痞笑的翩翩少年便落地而成,“真是快憋死我了!”那少年伸了伸懒腰再抖了抖自己的衣袍,席地而坐,一手扶腿,另一手则撑着脑袋,嘴角微微一撇,全身都透着一股子的邪魅。

少年盯着析木半天,见他始终都摆着一张冷酷脸,十分无趣,正准备悄然无息地溜走时,析木突然十分严肃道:“木鬼!”

“啊!啊?”木鬼猛地被吓了一跳

“你…一定要护她周全。”听他说了这句,木鬼紧张的情绪才略微得到放松,随即眉毛一挑,爽快道:“好了!知道啦!”

只听见一个响指声,竹屋内也只余下一缕红烟。

析木看了看窗外,夜色如黛,月明星稀。

但愿明天是个不错的天气。

翌日,一个人走在林间小道,正逍遥自在的叶诺,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时刻被人盯着的错觉。可是走了一路,也不见对方有任何的动作,叶诺内心有些微的忐忑,眼看着前方傀儡部的结界就要到了,若是因为自己而让傀儡部数百年来隐蔽的生活就此被打破,她的心将永生难安。正当她心里有些隐隐担忧时,自己的左肩猛地一沉。叶诺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只见她一个旋身,便由袖间飞出了一丝红线向刚才她所站的左后方击出。红丝本有灵性,飞出后在叶诺周身盘旋穿梭数次,未有收获。叶诺淡淡一笑,对那红丝说道:“好了牵机,回来吧,看来是我多疑了。”正准备将那红丝收回时,只见叶诺手突然向右边一抓,向地上狠狠一摔,那红丝瞬间变为了极为结实的绳索,将那不知名的东西给捆了个结实。等显形后,只见被红绳捆着的是一个身着玄衣,头戴玉簪的俊朗男子。从他的脖子上可以看到十分清晰的指印。叶诺见到那人后心中悬着的块大石头终于放了下了,随之而然一股子怒气油然而生,“木鬼,你在发什么疯?”木鬼转了转脑袋一种十分轻松的模样,眉头一挑,冲叶诺露出了个痞笑,歪着脑袋,挑着下巴,抖了抖被捆得结实的身体道:“你看我这样,是发疯吗?”叶诺只觉无语,只能将那红丝收了回来,木鬼一被松开便完全暴露了他那懒散又无赖的性子。叶诺并不想与他多费口舌,只得手上快速结印,想赶紧出了结界,甩掉眼前这个令她心烦的家伙。而令叶诺没想到的是,木鬼那家伙竟真的死皮赖脸地也跟着她从结界内出来跟了一路,并且好似还有要一直赖着她的驱使。

等两人再一起坐在牛车上的时候,叶诺终究还是忍不住了,质问道:“木鬼,你究竟要做什么呀?”

木鬼的眉毛微挑,闭着眼得瑟道:“欸,我什么也没做啊?”木鬼悠哉地躺在稻草堆上翘着个二郎腿,嘴巴里还叼了一根不知何时又不知从何地揪得狗尾巴草。

叶诺气得就差一拳打到他脸上去,木鬼看着她那悬而未落的拳头,更是火烧浇油地挑衅道:“小丫头片子,之前那是让着你,你还来劲儿了?”

叶诺一听他称呼自己为小丫头片子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回怼道:“嗯,我是小丫头片子,你还是个二木愣子呢!就一块木头,回头就让析木,一斧头劈了你!”

木鬼嚣张地笑笑,缓缓道:

“我可是好男不跟女斗的!”随即身体一侧背对过她,却听到他嘴里不时嘟嘟囔囔的:“真不知道析木看上你什么了?还怕你出事?连牵机都给你了,又有什么好怕的……”

叶诺被他念叨的有些头疼:“你再嘀咕,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缝上!”

木鬼不服输地又哼了一声,

而前面驾牛车的老大爷,听了这两人的对话,倒是有些凑热闹,不经劝道:“年轻人啊,要学会好好对待彼此,想当初我那老婆子还在的时候也是像小姑娘你这般不讲理,那时候别提我有多嫌弃她,唉……可是自她走了以后啊,我反而有点儿怀念她骂我了。”

叶诺和木鬼听后忙解释道:“我可和这个母老虎没半点儿关系!”

“老伯,你想多了!”

而那老伯却是对这解释半点儿也不在意,依旧一副乐呵呵的模样,嘴里似乎还哼着别人听不懂的歌谣。

牛车依旧是慢慢的向前走着,丝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夕阳的余晖洒在麦秆之上倒是给那已无生命的东西添了几分别样的光彩,少了木鬼的唠叨,叶诺不禁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而又和谐了。不知不觉中,牛车已经离叶诺的目的地越来越近了,在一个岔路口,牛车停了下来,“我只能送你们到这儿了。”老伯有些歉疚道。

木鬼看了看路,还赖在牛车上,而叶诺早已下了牛车,“老伯你就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吧!我看这离岐黄谷还有一段距离呢!”

老伯很是无奈地惭愧道:“不是不愿意送你们,只是啊这岐黄谷,早已经不是以前的岐黄谷了,那地方现在邪气的很!”说完那老伯还有些后怕的环顾了一下四周,仿佛生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就会因此丢了命的模样。而这时的木鬼也早已被叶诺揪下了车,木鬼一副不屑的模样:“也就你们这些人才会怕这怕那的,我们可是……嗷嗷!”木鬼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叶诺狠狠地踩了一脚,只见木鬼在那里捧着脚,眼中还犯着泪花,一脸愤怒地盯着叶诺:“你……蛇蝎!”那老伯恍若听到一件十分可怕的事物一般:“诶,别……千万别说那两个字,罪过罪过啊!”

叶诺见老伯实在是很慌张的样子,心想还是不要再问他更多关于岐黄谷的事情了,便就拉着木鬼草草道谢。那老伯倒是个老实而又善良的人,尽管不愿对岐黄谷有过多的言语,但还是对木鬼叶诺两人一再告诫其要小心,并且还对于没能帮上叶诺两人什么忙而感到些许的歉疚,不愿收取叶诺所给的钱物。叶诺看了看老伯匆匆赶着牛车的身影,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后又看了看那几里地外被一片乌云笼罩着的岐黄谷,木鬼依旧一副痞赖的模样,“唉!真不懂你!明明可以很简单就能处理的事情干嘛非要亲力亲为?”

叶诺懒得搭理他,只是表情稍显凝重地淡淡道:“你要是怕了,可以不用跟着我。”

木鬼挑了挑眉,有些心虚地用食指蹭了蹭鼻子,岔开话道:“喂,你说这岐黄谷以前可是有名的仙药盛产之地,我猜啊,里面肯定还藏着什么好宝贝,不然怎么这妖气偏偏什么地儿不占非要占这地儿?”说完还一股很是激动的模样,搓了搓手“不如我们去捡个漏儿,说不定转手一卖,哈哈!那就发了!”

叶诺无奈地笑了笑,心想这家伙儿果然是个只要钱不要命的主儿,也不怕是有命进去而无命出来。

两人走了许久,一路之上皆空无一人,路两旁也是遍地枯木、杂草丛生。显然这条道路已经荒废很久了。走了不久,天色渐暗,不知何时他们只见眼前一片漆黑,而叶诺裙角上的花纹却隐隐散发出一丝亮光。

木鬼回头望了望叶诺,用下巴朝通往迷障的路前方扬了扬,又露出一个询问的表情,似是想从叶诺那里确定着什么,叶诺却是十分坚定的点了点头,木鬼瘪了瘪嘴,无奈地摇头叹了口气。

本文标签:趴在美妇的翘臀后面

上一篇:桌子上挣扎呻吟的雪白的肉体^全文

下一篇:新婚美妇紧窄滑嫩:隔着裙子研磨娇喘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