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欲仙欲死潮喷三次(娇喘呻吟)全目录阅读

2022-09-05 08:39: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砰!”一沓厚厚的作文本被砸在讲桌上。刚烫了头的李主任用力的清了清嗓子,然后用一种藐视众生的眼神扫视着整个班级。他看起来气的不轻,头顶仅存的几根毛发微有站立

“砰!”一沓厚厚的作文本被砸在讲桌上。

刚烫了头的李主任用力的清了清嗓子,然后用一种藐视众生的眼神扫视着整个班级。

他看起来气的不轻,头顶仅存的几根毛发微有站立起来的趋势。

“华亦!你给我滚起来!”

小说

凳子嘶啦一响,一个高高胖胖的男生站了起来,他推推眼镜,然后又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老,老师……这个作文……”

“你给我闭嘴!” 李主任生气的把他的话打断。

“华亦,上节课我特意抽出来一整节课讲作文,你不在课堂上吗?啊?还是屁股坐这,脑子飞啦?!”

班里不少人低头偷着笑。

“不是,老师,我那真的是个意外,我以为我写的挺好的。”华亦脸涨的通红,说完又立马低下头去。

李主任没说话,阴着脸,把那本悲惨的作文本翻的哗哗响。

“华亦,你抄就算了,你抄谁的不行,你竟然抄我们班的学霸,还把名字抄上了。”说到这,李主任妥协似的叹了口气。“星宇,起来吧,来让全班同学瞻仰瞻仰你的佳作。”

嘶——这次的凳子摩擦出更刺耳的声响,一个身影不慌不忙的起身,然后抬头对上李主任的视线。

“各位同学呢,大家应该都记得我布置的作文题目吧,如何优雅而不落俗套的描写一个校花。”李主任平复了下心情,然后继续说:“本来呢,我是想起一个新颖的题目,让大家开拓思维,但是我没想到,刘星宇同学的思维,已经开拓到了这种地步。”

“来,班长,你给大家读一下刘星宇同学的作文。”

班长接过李主任手中的作文本,认真的读了起来:“ 她的头发可以拖到地面,她的眼睛有七种颜色,她的小嘴比樱桃还小,她的牙齿比皓月还洁白,她的鼻毛比珠穆朗玛峰的小草还稀少。

最最最最最重要的是,她的男朋友,也就是我。

长得玉树临风,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高大威猛,风度翩翩,才高八斗,羽扇纶巾,七尺男儿,轮廓分明,谈笑风生,面如冠玉,目如朗星……”

班里不少同学忍不住拍起了桌子,笑翻了一大片。

刘星宇嘴角抽了抽,目光凶狠的转头看向华亦。

“大哥,饶命!”华亦双手合十成祷告状,小声对刘星宇喊:“我看这个四字成语这么多,看着就很有文化,我也没细看……”

“我tm谢谢你。”

不出所料,这节课一下课,华亦和刘星宇就被李主任拎到办公室挨批斗去了。

要论起A市各高中语文老师的文化功底,李主任排第一,还真没几个人敢排第二。

“操。”华亦沮丧着脸从办公室里走出来,“我真领教了,也难怪老李年年都能评上区级优秀教师,他气的那几根毛都快站起来了,愣是没带一个脏字。”

“哦。”

“半个小时了,听得我都累了,他嘴皮子就是不停。”

“哦。”

“不是我说,大哥,你能不能说点除了哦之外的话。”

“嗯。”

……

“其实我觉得,你那篇作文抄的挺好的。”

华亦猛地一抬头,眼镜差点甩出去。“宇哥,你不会也学会老李那一套了吧,拐着弯骂我?”

“没,我是觉得,那些词语都挺符合我的。”

说完,刘星宇歪头冲华亦笑,笑容极其妖蛊谄媚。

华亦忍住了想给这人一个大逼斗的冲动,咬牙点头应和:“你、说的、都对。”

上课铃响。

华亦拽着刘星雨溜向教室。

刚回到座位上,华亦就感觉自己的凳子被后排的踹了一脚,震的他屁股一阵发麻,转头就要发泄怒火。

“高原!你是不有病!”

后面的人完全一副不在意,嘻嘻哈哈的把脸凑过去,调侃:“华亦,我知道哥们你蠢,但我没想到你蠢成这样,你给宇子抄那作文确实屌,太屌了,他没抽你啊?”

华亦被说的哑口无言,一下子泄了气,回头看了看讲台,又鬼鬼祟祟的回过头 :“没有。”

然后又补了一句:“他还挺高兴。”

高原几乎不可置信的往刘星宇那瞥了一眼,这哥们看起来心情是不错,舒舒服服地趴在桌子上睡觉,还晃着二郎腿。

“……他是不是知道他在附中火了?”高原嘴角抽了抽,继续拉着华亦聊天。

“啥?”华亦没明白高原意思,“啥火了?”

“哎,我忘了,你俩上办公室挨骂去了,没看着。”高原刚要顺手掏出手机,又立马意识到这是在课上,于是把手收了回来。

“哥们新闻工作站的,你忘了?这么牛的新闻素材我肯定不能放过啊,”高原越说越起劲:“刚下课我就把他那作文拍了照,传到学校公众号上去了,现在才半小时,都二百多转发了。”

华亦听了倒是平静。

“你宇子哥在附中还缺粉丝吗?你看天天多少女的来要他微信。”

“这倒也是。”高原没反驳。

高原是他们三个里学习最好的那个,也是学生会成员,跟其它班的同学关系都挺不错,所以每次那些带着蝴蝶结的礼物都是他给刘星宇拿来的。

刘星宇不要,里面的东西就被他和华亦分赃了。

高原专研究里面的情书,上课的时候,一个人总呲着个大牙嘎嘎乐。而大部分零食巧克力什么的,就给华亦吃了,导致这学期华亦体重直线上升。

刘星宇倒是不在意,那些东西他完全没兴趣。

高原和华亦调侃他不是对东西没兴趣,而是对女人没兴趣的时候,这哥们总看着他俩抿着嘴笑,搞得俩人总以为这哥们不太直,有那么一段时间甚至不敢和他肢体接触。

他们倒是也问过刘星宇为什么不打算谈次恋爱,据高原回忆,那是他打小认识刘星宇以来,他听刘星宇说过最有哲理性的话。

“低水平的恋爱不如高质量的单身。”

这话当时一出,高原都听愣了。他无法想象这样富有语言魅力的话竟然是一个把荀子念成gou子的人讲出来的。

高原说那感觉就好像干涸的河道突然流了一股清泉。

华亦说那感觉就好像一向生活平淡的寡妇村突然闯进了一个男人。

他俩异口同声说刘星宇这张脸不谈恋爱属于典型的暴殄天物,却死活不肯承认这是羡慕嫉妒。

“今儿放学去不去08啊?”

华亦上着课困的直磕头,迷迷糊糊之中被后面的高原一脚给踹了清醒。

华亦托了托眼镜,擦干净嘴边即将流淌下来的口水,趁老师板书的空,手指了一下已经进入梦乡的刘星宇。

“问宇子。”

得嘞,高原把伸出去的腿收回来,直接收拾起书包。

问都不用问,刘星宇肯定去。

08跟他家一样,自从他一个人住以后,基本上十天有八天都在那过夜,洗漱用品都特地在08的柜台上存了一套。

 

本文标签:少妇欲仙欲死潮喷三次

上一篇:前面一根后面三根:扒开末成年粉嫩的小缝图片

下一篇:番号【SIRO-4832-高清无水印】无码解禁在线观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