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女皇帝被蹂躏调教:少妇跪着用嘴含着主人

2022-09-13 08:54: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哎呀,这怎么说呢,你觉得合适,我就帮你翻下记录。”

  “五十?”

  “咳咳,这个嘛,你知道,现在物价涨得快。”

  “五百?”江阳

“哎呀,这怎么说呢,你觉得合适,我就帮你翻下记录。”

  “五十?”

  “咳咳,这个嘛,你知道,现在物价涨得快。”
小说
  “五百?”江阳瞪直了眼。

  陈明章红起脸,嘿嘿一笑,很不好意思地点头。

  江阳咬了咬牙,心中激烈斗争一番,想起女朋友一定要他查清真相的态度,只好吐血同意:“行。

  这一段的表情徐澈表现的非常好,和对手戏演员都有很好的配合。

  陈明章也是剧中重要的角色,多次帮助江阳,也许江阳最后拥有的,也就只有朱伟,陈明章以及愿意帮助自己被去抛弃江阳自杀的遗体而被当成嫌疑犯的老师张超了。

  这是他最后拥有的友情和师生情谊了。

  其他的..

  什么都没了。

  “你要查哪个人?”

  “两年前妙高乡上一个淹死的支教老师侯贵平。”

  “侯贵平?”

  陈明章脸色一变,过了片刻,连忙摇头。

  “这个不行。”

  江阳瞬间警惕起来,“为什么不行?这起案子有什么特别?侯贵平的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语气也愈发严重。

  “这起案子确实很特别,所以五百不行,必须得一千。”陈明章一脸严肃。

  “一千,将近我一个月的工资!”江阳忍不住叫道。

  讲道理,他是不想给的。

  陈明章看了看周围,确认没人听到他们说话。

  又压低声音轻声说道:“我虽然是技术人员,不算职能警察,偶尔靠技术接私活不算违纪,但传出去也不好听呀,你小声点。我告诉你...”

  一大段台词过后。

  江阳心中对他一通咒骂,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人都不像个法医,而是个实实在在的生意人。

  讨价还价了一番似乎最后还是看在遗体的面子上,才为难地给了个“友情价”。

  他思虑了好一会儿,想到除尸体的信息外,还有一条重磅信息,显然陈明章绝对知道很多事,恐怕案子大有隐情。

  思虑一会儿。

  江阳咬牙说道:“好!”

  “咔!”

  监视器后面的陈奕福说道:“徐澈演技可以的,这一段演的不错。”

  虽然不需要多爆发,但这样的戏就可以看出徐澈的功底了,和一般的小鲜肉比起来强太多了。

  这时候的江阳,还是那个明媚的少年,还是那个骄傲的检察官,他虽然赤忱,但在一开始并不想过多插手,只是不想让女友失望。

  但当后续女友准备放弃后,身为检察官这一光荣职业的江阳却已经将赤子之心完全展现出来。

  他已经放不下了。

  就是放不下,所以结局才如此凄惨。

  只能够依靠自己的方式扩大影响力,来让这些冤假错案和背后的集团被挖出来,如果不自杀,也许侯贵平的清白,幕后黑手的所作所为与江阳自己的清白永远都会被继续沉默下去。

  纵然长夜难明,依旧有人燃灯前行。

  一开始江阳这个角色是不想用小鲜肉的。

  但是角色人设就是年轻人。

  那找中年人,也不合适啊。

  只是陈导一直对现在的年轻人演技持一个否认状态,上次随意打开电视看见杨阳的偶像剧,真的感觉内娱完了。

  271厂邀请了徐澈,本来还以为演技很差,但是见到之后就是惊讶,小鲜肉现在终于开始卷了起来啊!

  不过...

  如果让他再看看别的小鲜肉,他估计也知道只有徐澈演技好,小鲜肉卷起来只是错觉,徐澈只是个例。

  现在大家都说“那鱼完了”。

  不过那鱼不会完的。

  那鱼完了徐澈干什么?

  ......

  ......

  觉醒年代作为献礼主旋律年代史诗剧,也开始发出了第一波演员阵容和定妆照。

  这部戏的定妆照一经发出,就遭到了不少人的质疑。

  甚至被称为“连一个人都不像”的剧组。

  只有专业户被说像,其它的一概都被说成不像伟人。

  但谁说年代剧就一定得形似?

  最重要的难道不是神似吗?当初的《恰同学少年》谷智新与角色长相搭边吗?不搭边,但是依旧不妨碍他神似,他塑造了一个经典的教员形象,神似在年代剧中才是最需要的。

  但是如此。

  依旧有不少的人在网上挑刺找茬,“迅哥儿是个头极小的人,大个子去演根本体现不出小小身躯巨大能量的反差。不知道导演咋想的!”

  “那个年代的人普遍身高比现在矮,不止鲁迅一个人,按你这么说,演这种年代剧只能找矮个子演员?电视剧本身就属于文艺作品,角色形象要有艺术加工的,你觉得历史剧的主人公原型真的每个都是帅男美女?每个都是一口标准流利的普通话?”

  “曹操?尴尬...”

  “也不知道怎么选角的,居然一个都不像,除了那个专业户老面孔外,其它的都不像。”

  虽然没有多大的水花。

  但影响还是不大好。

  第一波的角色定妆是没有徐澈的,徐澈这边还在拍摄沉默的真相,直到后面,忽然网上就传来了一阵骂声。

  没办法。

  如果是香蜜播出前放出这个定妆照,其实都还好,毕竟那时候演过偶像剧但不红也没有太大水花,但是现在的话徐澈靠香蜜大红,再出定妆照,这就有些让很多观众接受不了了。

  毕竟小鲜肉演技烂已经根深蒂固了。

  但是不得不说。

  徐澈的定妆照还是很有精气神的,一看就精神矍铄正气凛然,一身长衫温文尔雅,目光如炬,坚定自信。

  有时候不看演技就开喷,纯粹只是因为徐澈有太多的流量了,其实但凡看了香蜜的,都说不出徐澈演技烂这事儿。

  ......

  ......

  陈明章又看向江阳,关心的说道:“小江,你儿子大班了吧,下半年该升小学了,我这里备了一份红包给你。”

  他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江阳极力推脱,“这我不能要,真的不能要”。

  但他们俩强行要他收下,江阳红着眼睛拿住红包,眼泪都快出来了。

  朱伟连忙拿起酒杯大声叫着“干杯!”,把他眼泪逼了回去。

  陈明章关切地看着他:“事情不管最后有没有成,过了这阶段,你和你那位复婚吧,听阿雪说,你那位可依然守着家门口小超市,没有嫁人,在等你。你出狱这大半年回去看过了吧?”

  江阳吸了下鼻子:“看过几次,我申诉还没弄好,所以我...”

  陈明章很诚挚地望着他。

  他一字一句的诚恳说道:“听我说,不管申诉最后能不能成功,今年年底,就到今年年底,到此为止,好不好?明年复婚,我们都来参加。”

  江阳默不作声。

  沉默着。

  隔了半晌,才慢慢点头。

  朱伟和陈明章哈哈大笑,忙举杯敬江阳。江阳心头一阵暖意,他把红包拿下桌,塞进裤袋,过了几秒,他突然站起身,浑身上下摸了一遍。

  “怎么回事?”朱伟问。

  “钱包丢了,”江阳焦急地又摸了一遍,确认真的丢了,苦着脸,“大概下午逃出来时没留意,从口袋掉出来的。”

  朱伟道:“带了多少钱?”

  “多是不多,不到一千。”

  朱伟连忙道:“老陈报销,老陈,没问题吧?”

  “没问题。”

  “那就别管了,先喝酒。”朱伟招呼他坐下。

  江阳眼睛开始越来越红,似乎马上就要哭出来,但是面子让他强忍着眼中的泪水,“身份证、银行卡,这些都要补办,我……”

  片场旁的其他人看见徐澈这次的表现,层次感和氛围都表现的很好。

  这演员确实厉害,因为这段戏公认高难度,廖樊甚至都来看,并没有拍摄自己的戏份,就连他都觉得,自己的想法之前错了。

  小小的房间里挤了剧组二十几个人,就是想看看徐澈这个人的演技到底怎么样,到底能将原著最催泪的这一个片段演绎到什么程度。

  结果不言而喻。

  很好。

  这哪里是小鲜肉?

  这他妈的就是演员。

  陈导也没说什么,只是给了廖樊一个眼神,似乎说着“我说过他演技不错。”

  一个镜头推过去,给到了朱伟的扮演者赵阳,他曾经是邓朝版本包青天的公孙策,当年还是个靓仔,但是现在已经成功变成糙汉大叔了。

  朱伟大手一挥:“我在派出所专干这事,放心吧,下午是半条龙,回去我就找人一条龙服务。”

  江阳依旧喃喃自语,几秒钟后,他“哇”一声大哭起来:“可我还是把钱包丢了,钱包丢了……”

  再也坚持不住了。

  朱伟和陈明章静静地看着他,没有人说话,没有人有任何动作。

  这十年来,经历了那么多,他皱眉过,苦恼过,咆哮过,可始终能笑得出来,始终怀着期许,把脚步往更前方迈去。

  这十年他从来不曾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今天,只是钱包丢了,他哭了,大哭,前所未有的大哭……

  痛。

  痛彻心扉的痛!

  哭了好久好久,江阳哭累了,哭到眼睛疼,哭到眼睛红肿,没有结束,他转过身想要隐藏自己的软弱,他扶着墙,实图找到一丝支撑。

  他却又开始大声咳嗽起来,朱伟和陈明章走到他两侧,拍着他,他还在咳嗽,剧烈咳嗽。

  突然,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鲜红。

  一抹鲜红。

  随后他整个人昏倒,失去了知觉。

  “咔!”

  这一段徐澈的表现实在是太好了,所有人都赞不绝口,但是哪怕是这段结束之后,他还在哭,因为实在是太沉浸了,就连这一段看得观众们都有不少人共情痛哭,徐澈作为演员代入其中,又怎么可能一下子脱离出来。

  “体验派”和“方法派”的风格不是像武侠小说一样不可兼容,大多都是一起用,徐澈也是如此...

  直到十几分钟后,徐澈才恢复情绪。

  稍稍好了一些,却依旧耷拉着脸。

  情绪低落,双眼无神。

  丢钱包这场戏是徐澈脑子里一直绷着的一场戏,还没进组时就设想过自己该怎么演,但也担心过于具象地设计这场戏反而会演不好。

  所以。

  这场戏是没有设计,只有感情,纯粹代入,将自己完全代入这个角色,真的太压抑了,一时半会儿实在难以走出来。

  对于江阳而言。

  丢钱包只是个导火索,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江阳丢失了太多东西!

  一个前途无量的检察官社会精英,丢了事业,爱情,尊严,所有的证据都在找到后马上丢失,他至今看不到正义的到来…他不能再丢任何东西了!

  哪怕只是银行卡,几百块钱和身份证。

  但这已经是他最后的一些东西了。

  也是这个转折点,江阳放弃了自己当初坚守的信仰与自己为止付出努力的程序,而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让沉默的真相说出话来。

  对与徐澈而言,这只是一场戏;

  但是当开机后,他就是江阳,他需要对这个角色负责;

  陈导之前也不想过于打断徐澈的情绪,否则万一忽然打断,也有可能会出事,廖樊在一边抽烟,随后带头鼓掌。

  全场响起了掌声。

  真的是很有的一个年轻人,新生代最好的演技想来也不过如此,如果要转型,这徐澈肯定会比李一峰要顺利的多。

  沉默的真相删除了不少戏份才过审;

  长夜难明原著中远远比这个剧更黑暗,徐澈已经入戏太深,整个人都相当阴郁...

  现在已经拍摄大半的戏份,因为这个角色太特殊太压抑,所以在之前拍摄的时候,就说先拍后面的片段。

  让前面温暖阳光的部分反而放在后面拍摄,可以让演员更好的出戏。

  就是不要让演员抑郁。

  抑郁症这也是算工伤的。

  廖樊走在徐澈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掏出一根烟,将打火机也递了过去,也不指点,只是说道:“演戏,他始终是戏,不要过多带入,你就是你自己。”

  当徐澈那根烟幽幽点起,烟雾缭绕,廖樊继续说道:“好抽吗?”

  “还行。”

  “行。”

  抽完这根烟,徐澈说道:“谢谢廖哥,我好些了。”

  “别谢我,演戏是你自己的能耐。”

本文标签:少妇跪着用嘴含着主人

上一篇:SIRO-5301精选番号库

下一篇: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医生吸允着她粉红的小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