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乖让我再摸一会h-乳峰半露娇喘吁吁白嫩

2022-09-13 09:09: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张燕平万万想不到,自己无往而不利的讨喜模样,竟然在菜市场阿姨手里,没走过三个回合!

  事情是这样的——

  他这不是取代了乔乔的位置,帮着宋檀卖菜嘛!

  按理

张燕平万万想不到,自己无往而不利的讨喜模样,竟然在菜市场阿姨手里,没走过三个回合!

  事情是这样的——

小说

  他这不是取代了乔乔的位置,帮着宋檀卖菜嘛!

  按理说这个没什么难度,这边他手脚麻利的将菜装好,报了价格:

  “六十。”

  这边阿姨的脸就紧绷绷的:

  “姑娘,你在哪儿找来的帮工啊?不行!你瞅他,一点喜气都没有。”

  张燕平不可思议的摸了摸脸。

  他这样高高大大白白胖胖的样子,所有中年阿姨都喜欢的呀!没道理在这里折戟沉沙吧?

  于是下一位红头发的阿姨来,他便特意挤出了让人疼爱的笑意。

  红头发的阿姨这次买的多,据说她已经研究出来一个新的腌菜配方,每日都做一些,积攒下来不同的风味送给外地的儿女,十分受追捧。

  然而这一次,当张燕平含着笑将紫云英都塞进袋子里后,却见红发阿姨挑剔道:

  “哎呀,小伙子,你笑的又没有人家乔乔好看,就不要勉强自己了嘛!”

  张燕平脸上的笑都绷不住了。

  最致命的是,剩下一位阿姨说话更刻薄——

  “这小伙子得有三十了吧?学人家小乔乔,真是老黄瓜刷绿漆……”

  张燕平气不打一处来!

  他今年才二十六!

  二十六!

  只比乔乔大八岁,还正青春着呢,怎么就老黄瓜刷绿漆了?

  但那阿姨已经走远,新的阿姨又一次排队上前,他只好委委屈屈的接着做一个麻木的工具人。

  等到菜卖的差不多了,才有个大叔着急忙慌的赶过来:

  “姑娘,我的茶叶呢?”

  一边说着,一边做贼似的左看右看。

  张燕平知道,这就是那位只买一两的铁粉了!

  扭头看见张燕平,也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张燕平:……至于吗?

  见顾客神情紧张,他问道:“您这是干嘛呢?”

  对方便悄声道:“我这是偷偷买的,茶叶太贵了,这不是怕被我家那口子看见吗?”

  他接过茶叶,打开密封袋,翻出了里面那用报纸包起的小小一包,神情皱了皱。

  然后又将报纸掀开一角,低头深深吸了一口——

  只这么一个动作,他脸上的笑意便层层荡漾开来,此刻满脸都是迫不及待:

  “香!真香啊!”

  于是匆匆忙将东西装回袋子,这会儿马不停蹄就又往回跑走了。

  隔壁的菜贩子挤过来,好奇的打量宋檀:

  “你这卖什么呢?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他没说呢,那动作那神态,跟地下偷摸卖那什么似的,十分犯罪。

  宋檀见到他,麻溜的将昨天对方想要的五斤紫云英装好:

  “今天早上刚采的,新鲜着呢。”

  菜贩子左看右看,倏的一个闪电动作就将那袋蔬菜接过去,而后小心的藏在自己摊位后面了。

  这等鬼祟交易,跟刚才买茶那位大叔并无什么不同。

  直到这时,宋檀才回答了他的问题:

  “家里自己炒的一点茶叶,价格比较贵,所以大家都谨慎些。”

  菜贩子不由又蠢蠢欲动了:

  “你们家的茶叶呀……”

  然而今天宋檀可没空等他多纠结,而是三两下收拾了筐子:“燕平哥,走了。”

  …

  他们这次去的,是两个半小时车程的花城。

  不必进城,郊区便是他们的目的地——欣欣花圃。

  也不知张燕平哪里认识的这许多人物,宋檀在桃桃宝上都没能找齐全的东西,这家欣欣花圃倒真是一口气拿出来了——足足两百棵金樱子!

  如今春初时分,这些金樱子去年冬做过深剪,如今看着模样光秃秃的,并不好看。

  但只要仔细打量,就知道根系发达,生命力旺盛,属实是正当壮年的大苗。

  宋檀指了指其中明显几颗根系弱些的,却见老板摸头,讪讪的笑了笑:

  “姑娘你这眼神还挺好的……那什么,这原始种的刺实在是不好招架,种几年了也没人买。”

  “你这突然就要,我这里也凑不够两百棵,就从花盆里扒拉了几棵,稍微弱一点,就一点。本来是打算做月季嫁接培养的……”

  老板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依依不舍来:

  “不过你也不吃亏。”

  他赶紧又从那一堆已经修剪好的金樱子里头,翻出一棵格外壮硕巨大的:

  “这棵是这些苗子的母本,壮的很,放在以前,五十块钱我都不卖的!”

  老板既然说这棵是母本,那证明如今所有的金樱子都是由它扦插繁育而成,一般来讲,母本都会更加雄壮。

  这波不亏。

  宋檀心中也十分满意。

  那几株被她挑出来的只是根系稍弱,并不代表他们就长不好,而这棵母本倒真是意外收获。

  又粗又壮,根系发达。只这一棵便能照管六七平方的空间。

  双方皆大欢喜。

  只不过哪怕亲自上门来取货,三千块钱的货款,老板无论如何都不肯再少一分钱。

  而张燕平却跟自家园子似的,又拉着宋檀在人家花圃里逛来逛去。

  但这里都是观赏花卉居多,许多还是专门培育的园艺品种,在农村并不能发挥巨大经济价值。

  宋檀看了又看,最后只盯上了墙角的一棵刚萌芽的小树:

  “这是什么?”

  老板一愣,想了一会才想起来:“是青花椒。”

  花椒?

  宋檀心头一动:“老板,别的不跟你砍价了,这棵花椒树给我吧。”

  老板一愣:“你不是云城的吗?云城冬天温度到零下了,你又不跟我一样有着育苗棚,这花椒树过不了冬的。

  “没事!”宋檀说的信誓旦旦:“我看你这青花椒挺好的。到时候我种到暖和一点的地方,冬天给它打草帘子。”

  再打草帘子,零下就是零下呀!

  不过说来,不就是一棵才只有一米高青花椒树吗?

  这东西也不贵,老板想想刚才那一批险些砸自己手里的金樱子,最终还是答应了。

  张燕平没明白宋檀想弄一颗花椒树做什么?

  这东西是调料,自家吃能吃多少,随便买买就行了,干嘛还要单独种一颗?

  而宋檀已经扭头:

  “燕平哥,我记得草鱼比较适合做藤椒和酸菜鱼锅是吧?”

  这么一说,张燕平也有些饿了。

  檀檀的目的:我能吃的,我想吃的,都要自己种上才好吃。

  钱排在次要。

  还有。但是估计下午晚上了。

本文标签:乳峰半露娇喘吁吁白嫩

上一篇:极品尤物人妻堕落沉沦|sm嬷嬷玉势调教宫女

下一篇:200GANA-2771作品番号封面集合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