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艳妇肥臀疯狂耸动大叫使劲顶)全章节阅读

2022-09-14 08:30:2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银铃吓得立马松开对谭雨柔的钳制,狠狠将谭雨柔推开,跑回西陵珏身边。“银铃,主子的旧疾犯了,你把药拿出来。”一直扶着西陵珏,很安静的女子开口。旧伤?谭雨柔看向已经意

银铃吓得立马松开对谭雨柔的钳制,狠狠将谭雨柔推开,跑回西陵珏身边。

“银铃,主子的旧疾犯了,你把药拿出来。”

一直扶着西陵珏,很安静的女子开口。

旧伤?

谭雨柔看向已经意识不清的西陵珏。

小说

《祸世丑妃》里,西陵国的战神,太子珏带西陵军收并边属小国,被同父异母的大哥算计受了重伤,伤好后留下旧疾,但这旧疾根本不简单。

坑货闺蜜埋了伏笔,她知道。但闺蜜家里出了事,草草结尾,很多伏笔都没引出来。

“没用啊!”

这边,银铃已将药喂进西陵珏嘴里,却丝毫不起作用。

西陵珏已经开始无意识地抓挠自己脖子和脸颊,引起肉眼可见的红肿和骇人的抓痕。

“阿宝,怎么办?”

银铃慌乱问守在西陵珏旁边,一直很安静的女子。

阿宝镇定地用剑柄阻止西陵珏不断抓挠的手,“去大都要花一日一夜,荒郊野外,我们都不是东夏人,找不到医师的。”

“那就是没办法了?”

银铃看着西陵珏如此痛苦,焦急无比。

阿宝表面不显,其实已是心急如焚。

“我能救你家主子。”

就在两人和一队护卫对着犯旧疾的西陵珏手足无措时,谭雨柔开了口。

她是学医的,当然知道西陵珏的情况。西陵珏这个样子,根本不是旧疾,而是过敏。

“你?”

银铃斜眼一瞥,冷哼,“主子让我饶你一命,你不滚远些就算了,还在这儿碍眼?”

若非主子有言在先,她此刻就把这大夸海口又相貌丑陋的女人一剑杀了。

谭雨柔闻言挑眉,一脸无所谓地耸肩,“好吧,那我滚了。”

过敏救治不及时,也是会死人的。西陵珏要是死了,要怪就怪他的手下,别怪她见死不救。

“等等。”

一直少言的阿宝突然开口。

虽然觉得眼前女子容貌丑陋且衣衫褴褛,但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姑娘,银铃言语上有所冒犯,还请你谅解一二。若你有办法救我家主子,我必有厚谢。”

谭雨柔看向阿宝,她容颜娇艳,但表情很是静默,猜不透她心中所想。

一个长相温婉出言不逊,一个长相娇艳表情静默,可见不能以貌取人。

她扫视阿宝和银铃,开口:“厚谢不必,我只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只要你能救主子,什么条件都可以提。”阿宝率先答应。

“那她呢?”谭雨柔抿唇,目光移向银铃。

“你能救,我自然也什么都可以。”银铃咬牙切齿,眼神能杀人的话,已经把眼前的丑女千刀万剐。

“若是救不了又夸海口,我自当是杀了你!”末了,银铃还加了一句话。

谭雨柔走上前,拨开阿宝和银铃,冷哼一声,回答银铃的话,“我不会给你杀我的机会。”

说完,她对银铃气得尖锐的声音置若未闻,专心察看西陵珏的病情。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谭雨柔直接撕开了西陵珏的上衣。

果不其然,从脸到身子都是一片红肿。

“他今日从早到晚都吃了些什么?”

谭雨柔抓住西陵珏还想再挠的手,问身旁的阿宝。

阿宝仔细回想,“饔食虾仁粥,飧食蟹肉配黄酒。”

一天到晚都是些山珍海味啊!海鲜恐怕就是他的过敏源了。

“有没有细针?”谭雨柔抬头问阿宝。

她刚好问对人,阿宝就是用银针的高手,立马点头,把自己一套银针都递给了谭雨柔。

她怕谭雨柔不够用,还准备再拿出几套。

“够了够了。”

阿宝这人能处啊,有事她是真上。

谭雨柔撕下西陵珏袖角一块衣料,将他双手束缚在一起防止他再乱抓乱挠影响她施针。

“他不能吃海鲜类的食物,你们不知道吗?”

谭雨柔很疑惑,难道古代的医术这么落后吗?可古代就有过敏类症状和荨麻疹啊。

“海鲜是什么?”

阿宝一脸茫然,不确定的问,“姑娘说的可是海错?”

海错?

“海鲜就是龙虾蟹肉牡蛎之类的东西。”谭雨柔一边下针,一边回答。

“那便是海错了。”阿宝解释,“海错在西陵只做观赏,我也是到东夏才知道,海错还可以食用。”

听阿宝这样说,谭雨柔了然。

如果海鲜在西陵是观赏品,那西陵珏从前旧疾发作时也应该是看了观赏品类海鲜导致。

荨麻疹,过敏源是海鲜。只要切断过敏源,就能根治了。

谭雨柔几针下去,西陵珏原本红肿如虾的身体渐渐消去红肿,她也松了口气,准备取回银针。

谁料新情况陡然发生。

银针的一半扎进穴道,一半则在她手中,针头无一例外,全是黑色的。

慢性的毒!

看来她也误诊了,不是什么荨麻疹,而是类似荨麻疹的慢性毒,在他体内日积月累沉淀下来,一经刺激便是大爆发。

“贱人!你竟敢在银针上下毒!”

银铃就在旁边,自然也看到了银针的情况,当即抽剑就准备给谭雨柔一个了断。

“你敢!”

谭雨柔忍耐也有限度,她救西陵珏有两个原因。

一是她救了西陵珏能让他带自己一路去东夏大都,二是西陵珏出声制止了银铃辱她杀她的行为。

现在银铃再来污蔑她,简直是在她忍耐线上作死蹦跶。

她抬头,冷冷看向银铃,厉声道:“这毒不是我下的,但你若是杀了我,你主子的毒没人能解。”

谭雨柔目光四处搜寻,果然看到他们来路的车队。

一手握着银针抵在西陵珏颈侧大动脉上,一手指向车队方向。

“我要到马车上给你主子医治,但你们都得在外守着。”

“谁知道你在打什么坏主意!”

银铃自然不会听谭雨柔的,当即不同意。

谭雨柔一句话噎住她,“你没听过越是高深的医术越不可外传?我当然得防你偷学医术,毕竟你要是学会了,一剑杀了我怎么办?”

“姑娘请,我等都守在马车外面,你和主子若有事,我们在外能听见。”

没等银铃开口,阿宝就率先说了话。

她说话很是艺术,既答应了谭雨柔上马车的条件,又威胁谭雨柔不要在马车内耍手段。

“当然。”谭雨柔深深地看了阿宝一眼。

她觉得阿宝有胆识有魄力,怎么就只是西陵珏的一个手下呢?

单干它不香吗?她都有点想挖反派的墙脚了。

本文标签:艳妇肥臀疯狂耸动大叫使劲顶

上一篇:老头的嘴埋在我的两腿之间^全文

下一篇:老头用手指和舌头把我高潮*娇妻被领导粗又大又硬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