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h)全章节阅读

2022-09-17 08:10:4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宋厦叹了口气。没有人知道宋厦是个资深颜控,毕竟他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还寡言少语,单身多年。但宋厦自己应该模糊的知道点,毕竟面对长得好看的同志,他的心情都会比较好。而

宋厦叹了口气。

没有人知道宋厦是个资深颜控,毕竟他总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

还寡言少语,单身多年。

但宋厦自己应该模糊的知道点,毕竟面对长得好看的同志,他的心情都会比较好。

而且他潜意识更喜欢和长得好看的交朋友,当然要是他的朋友不好看也没办法。

小说

只能下次注意了。

两人走在路上,气氛有些寂静,宋厦以为苏潇潇在伤心,便想安慰她两句。

“那个人不值得的。”

苏潇潇听到有人说话,连忙回神,“啊,你刚才在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不好意思啊,走神了。”

苏潇潇尴尬一笑,她刚才在梳理原主的记忆,人的记忆实在太驳杂了,尤其是这个记忆在很短的时间涌入脑海,没有个重点,导致她搜索一些有用的信息有些费劲。

宋厦慌忙别过眼,他刚才看苏潇潇的笑容不禁有些看呆了。

老领导说她很漂亮,却没说她这么漂亮。

她不笑的时候高贵冷艳,笑的时候也自有气质,大方自矜,一看就是富人家培养起来的孩子。

她一看就很好。

和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没什么!”宋厦收敛表情,拿出反侦察课上的专业和认真,不让她看出他的窘迫和内心深处的自卑。

“嗯,你叫什么名字呀?”

苏潇潇的声音带着点正宗的京片子味儿,慵懒的调调。

主要是刚才和方远航对话的时候是浓厚的京片子口音。

她其实并不习惯,只能慢慢减淡,免得过于突兀。

“宋厦。”他面无表情的目视前方。

这个男人有点高冷啊。

苏潇潇暗自感慨。

“你为什么说是我未婚夫?”

“是你的爷爷前几天订下的。”宋厦模糊一下话语,虽然事实上也差不多。

苏潇潇微微皱眉。

说实话,宋厦并不是她喜欢的款。

她喜欢有些书卷气的,皮肤白皙点的,皮肤黑和腱子肉是她的雷区,而宋厦正好都占了。

这种长相一看就很凶。

而且这个年代的结婚和现代不一样,是很慎重很慎重的事。

结婚不好结,离婚也不好离。

苏潇潇并不想和一个陌生人结婚。

宋厦看她皱眉的神情便知道她既事先不知情,也并不愿意这门婚事。

虽然早有预料,但心里也不免有些难过。

“我事先并不知情,等我先回去问一下父母吧。”苏潇潇客气的说道。

“嗯。”宋厦沉默。

她可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苏父苏母在下放前给原主安排了归宿,但是原主当时非要嫁给那个渣男,这事只能不了了之。

没想到,这个未婚夫这么早就来了。

那么平行时空,也就是原主在的时候,宋厦来的时候是不是正好看到他的未婚妻在和别的男人……。

天哪。

苏潇潇被她的脑补雷到了,这也太狗血了吧,也不知道当时宋厦是什么表情?!

“对了,你怎么来这里的,什么时候来的?”苏潇潇语气有些慌乱。

宋厦瞥了她一眼,说道,“我和伯父伯母刚走到你家附近,便听到有人在说你的一些话。通过她们的谈话我们就知道你来了这里,伯父让我过来看看,我就过来了。

刚来这里就看到你打了那个男的,之后你也就知道了。”

“嗯…那挺好的。”苏潇潇不知道说什么,不自觉说了句那挺好的,说完就尴尬一笑。

“嗯。”宋厦也嗯一声,两人之间的气氛就更尴尬了。

就这样,两人保持着这微妙的氛围走回了苏家。

“笑笑和小宋回来了,快进来!

看样子你们也是碰上了,不错不错!”

苏母一直在窗口望着,刚看到人影便连忙迎了出来。

这是原主的母亲,安清酌。

苏潇潇还是第一次和原主的母亲见面,作为一个冒牌货,苏潇潇心里还是有些紧张。

安家是经商大家,这几年的形势严峻,安清酌也是早有预料,她也不怕什么,唯一担心的就是这个女儿。

性格又犟又娇气,不会做饭不会制衣,从小娇养长大,哪家愿意供她这个祖宗!

这两年想培养一下她独立能力,却屡屡遭到逆反。

也就是这样才给了那个一看就不是好东西的男生可乘之机!

无奈,他们只能找个靠谱的人家,也免得自家闺女遭罪。

苏母拉着二人进房间,“笑笑来厨房给我打个下手,让小宋在外面和老苏说会儿话。”

说完苏母急忙拽着女儿进了厨房。

一进厨房,安清酌便急忙问道。

“笑笑,你觉得宋厦这个小伙子怎么样啊?”

沉默了下。

“挺好的。”苏潇潇斟酌着话语,“但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妈妈,我必须要嫁人吗?”

苏潇潇有些不死心问道,在现代她也是恐婚恐育那一流的,本来就准备孤身终老的。

哪能会想到有一天突然穿越,直接被安排结婚呢!

要不是占了原主身体,她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苏母安清酌被问的沉默了,如果不是形式所迫谁乐意让刚十八的闺女嫁人呢,若是之前,闺女起码得养到二十五六七才能结婚。

但现在,唉!

“你喜欢哪个类型?你每周末都要见的那个吗?”

安清酌突然问道。

她是个很开明的家长,不是她不让早恋!

早恋的对象也得优质点吧,那男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说也不听!

“啊不是,当然不是了!我今天已经和他断绝了关系,还让他还钱!”

“妈妈,那个人不是个好东西,我还把他打了一顿!”

苏潇潇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到了,连忙向苏母撒娇求表扬,说着挥了挥自己的小拳头。

苏母被逗笑了,笑了笑揭了过去。

以为她在夸大事实,只是简单断了关系而已。

“做的很棒,但要小心安全!”

苏潇潇不想谈这个话题,有些晦气!

她轻轻摇晃着安清酌的手臂,软着声音撒娇。

“妈妈,妈妈,我为什么要嫁人啊,我舍不得你们呀!”

安清酌沉吟了一下。

“嫁人是件美好的事,也是件幸福的事。”

“你会在人海中遇到一个本没有任何关系的人,你们会相识,相知,相守,你们会一起面对外界的坎坷,一起守望相助,一起相互取暖。

你们之间的感情会让你们的关系比血缘更加亲密!

这是不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情!”

安清酌语气柔和,摸着苏潇潇的小脑袋。

苏潇潇眼带孺慕看着安清酌,她好像她记忆中的妈妈,真的好像。

苏潇潇听着听着不禁湿了眼眶。

安清酌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发,“笑笑,你本来应该有漫长的时间,去寻找那个人,去迎接你的幸福。”

“但现在,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

你是个大姑娘了,也应该知道一些事情,现在的形势你也感受到了。我们放心不下的也只有你了。”

安清酌看向苏潇潇的眼神中带着很明显的牵挂和不舍,还有眼神深处的几分悲伤。

儿行千里母担忧,过几天后一家人一散,再见面就不知是何时。

谁也不能确认未来是怎样的!哪儿能不担心呢!

在原主的记忆里,安清酌一直是很温柔的形象。

但事实上,安清酌的父母是经商世家,他们能闯下诺大家业,教育出来的女儿自然不会差。

安清酌在外界一向是雷厉风行,所有的柔情和宠爱大都给了她的女儿。

从来没有把外界的压力和不好的情绪带给她的孩子。

“你如果不找个妥贴的嫁了,无论是当知青还是怎么的,都是生死不知。”

“别怪妈妈说的过分,现在这么乱,你既没有独立生存能力,又是个娇滴滴的女孩子,你要是独自去穷乡僻壤,只要有一小点意外,你就得一辈子留在那里。

所以,这两路都不可能!"

"除此之外,还有一条选择,就是嫁人!从苏家嫁出去。”安清酌的语气冷静。

空气突然沉默了一会儿。

安清酌攥紧拳头,舔了舔干涩的嘴角,声音有些沙哑。

“妈妈也不想你嫁人,妈妈也舍不得你,但是不嫁人的话,我们是真护不住你!”

她的眼角泛红,微微仰头,不想让眼泪流下来,但声音中不自觉带着几分颤音。

“妈妈!”

苏潇潇一下紧抱住苏母,眼中晶莹闪烁。

“妈妈,我会好好想想的!”

苏潇潇蹭着安清酌的脖子,情绪低沉说道。

苏母推心置腹,一片深情,原主被渣男蒙蔽从不在意,但苏潇潇看的真切。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没有多久,但她对这里的归属感却很强烈,可能是因为他们拥有相同的名字。

可能是因为她和原主的面容有七八分相像。

也可能是原主的爸爸妈妈和她记忆中的爸爸妈妈很是相似。

也可能是因为她不仅继承了原主的记忆,还继承了她的情感!

苏潇潇轻声喃喃,“妈妈。”

我好想你啊,好想你。

她感觉她记忆中的妈妈回来了,不仅是面容相似,说话语气和性格都很相似。

会不会,这真的是她的前世?

会不会,他们前世便是自己的父母?

苏潇潇悲伤不能自已,她仿佛又回到了那天,又回到了他们离开的那天,她成为孤儿的那天。

安清酌能清晰感受到苏潇潇的悲伤,看她哭的不能自已,心里也很是伤心。

以为她是不愿意嫁人,不甘于命运。

安清酌对此也是无可奈何,只能轻拍她的脊背以作安慰。

本文标签:把腿张开ji巴cao死你h

上一篇:粗暴占有强高H虐-女人被狂躁到高潮故事

下一篇:嗯好紧把腿张开夹得我好舒服嗯^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