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爆乳夹精小说 噗嗤一声全根尽没惨叫

2022-09-19 09:21: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天色,越来越暗,此时的月亮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滨江路的那条街道上,有一家非常火爆的咖啡网红店,此时门前排队的人逐渐减少,或许是刚刚气象台的黄色预警信号,道路上,车辆正极速行驶。

天色,越来越暗,此时的月亮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滨江路的那条街道上,有一家非常火爆的咖啡网红店,此时门前排队的人逐渐减少,或许是刚刚气象台的黄色预警信号,道路上,车辆正极速行驶。

忽然间,电闪雷鸣,雨势陡然倾斜而来,这雨来的迅猛,猝不及防的打乱了这本该二十四小时营业的滨江街道。雨越来越大,从咖啡店的二楼透着玻璃往外望去,行人匆匆,有许多冲进了对面的便利店,或许是奔着雨伞去的吧,此时,二楼靠窗的许多顾客拿起手机,好似要讲眼前这一幕记录下来,纷纷拿起手机拍照,其中夹杂着打电话的声音,类似于,你怎么还不来接我的话语!

这些场景,有人留念,有人漠不关心,就比如靠在角落里的那个人,身穿白色坎肩连衣裙,过长的白色袜子踩在那双白色帆布鞋内,显得好比休闲,当然,要把那漂移着的乌黑长发和那一张本是让人惊艳的那张脸除外,这张脸,本该是娇艳俏丽的,但是此时,那双眼早通红,布满了血丝,眼泪布满了整张脸,仔细倾听的话,能隐约听见抽泣的声音,后桌背靠着的有一个男生,长的很是清秀,许是听见了哭泣的声音,回过头来,望着早已泪流满面,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的小姐姐身上,眼里竟是慌乱、随即拿起书包里的小包纸巾、快速的递到了哭泣者的桌前并说道:

“没事了,没事了,这会已经不打雷了”

小说

旁边的顾客看到如此场景,笑着说,“这小哥哥对他女朋友倒是挺上心啊,不过方式错了,此时应该把小女朋友搂在怀里,当年我可是这样获得了我老婆的青睐,你说是不是老婆”完了看向身旁的女子。额,好像被白眼了。

或许他们都错了,哭泣不是因为打雷,她也不是他的女朋友。

然而这些对于埋头哭泣的秦玥来说,表示都不关心,她只知道,夜珛死了,百里少卿死了,怎么可能了,作者大大为什么要把他写死了,他还有仇未报,父亲的冤屈未真相大白,母亲失踪亦是没有踪迹,就连他自己都落了一个惨死的下场,可是,她已经翻了好几遍,没有番外,这本书已经结局了,已经结局了。她好不甘心啊,追这本生死门已经有年头了,为了这本书 作为小说达人的秦玥放弃了多少本热销小说,去看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冷门小说,也是没有主角的小说,她都是为了一个不存在的人物,夜珛,也就是百里少卿。可是此刻,这本终结的小说中,他死了,死在了被他保护的人手里,秦玥好不甘心,好……怎么说呢,很无语,

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小,许是冷静了好多,她没有接过递过来的纸巾,只是用手胡乱的擦掉了满脸痕迹的眼泪,说了句谢谢,便拿着手机,背上包下了楼,手机合上的一瞬间,出现的是那样一句话

浮生如梦,如幻似梦,一念皆是断肠梦!

全本完的字样。

递纸巾的男孩挠了挠头发,

喃喃自语道:“不是打雷,难道是因为看小说?”

结果已经不重要了,秦玥此时已经跑下了楼,出了门口,看着眼前的雨势,急匆匆的,她顾不了那么多,急忙拦下过来的出租车,上了车之后带着哭腔的声线对司机师父说:“师父,江沿路浮生如梦图书馆”

司机师父说着照常不变的话语,请系好安全带,目的地……

……

……

秦玥望着玻璃外,雨势大的看不清街道旁边的门店,落入的只有敲打着玻璃上的水声泛起的巨大的涟漪,斜靠着后座,秦玥就那样望着窗外,心里早已在编排那个生死门的作者了,什么叫没有主角的小说,带入自身想要的角色去看书,以小说中的人物为焦点等等,明明那个谈策大坏蛋,装模作样活到了最后,他不是主角谁是,气的自己不能自已,最关键的是,明明夜珛才是最让人意难平的。编排总归是心里编排。

正在秦玥目光朝外空洞,发呆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还是那首一成不变的那首歌:一个人,当初秦玥的好闺蜜安安就偷偷给她换过,奈何秦玥对一个人这首歌执念太深,两个人换来换去了好几次,目光扫过手机,正好是安安打来的电话,还不等秦玥开口,对面就传来了…呃…骂声。

“你死哪去了,不知道今天大暴雨啊,让你收阳台的衣服你记到黄河沟里面去了嘛?”

手机里面的声音在滔滔不绝的诉说着以往的台词,就连声调都是一样的,可见,秦玥这事干了不止一次。

“安安,他死了”刚哭过的秦玥还是带着哭腔,声音很沙哑,

回过头来的安安终于嗅到了反常的秦玥

“玥玥,你怎么了,没事,我在了,你刚说怎么了?你声音怎么了?你现在在哪了?”

一连串的问候让秦玥觉得安安还是那个很温柔的安安,很关心她的安安,不过,她还是说了要让安安骂他的话:“是夜珛,夜珛死了,不对,百里少卿,少卿也死了”

……

……

愣了好久,对面又传来了第一遍骂她的声调

“秦玥,我、我跟你绝交,现在,立刻,马上,给我滚回来,”挂了电话,秦玥表示,安安还是爱她的,就连绝交都要回家办仪式,要是安安听到她的心里潜台词,肯定恨不得揪着她耳朵拖着她回家。

作为秦玥十年的好闺蜜,安安当然知道夜珛是谁,一个书里的人物,一个不存在的人,竟然让秦玥哭的如此伤心,就连她上次手术差点下不来的时候都没见她为她哭过,终究是不放心,安安还是在阳台收衣服后给秦玥发去了微信,内容好像似下雨适合刷火锅,半个小时见不到,我就跟啾咪干完,外加了一个哼唧唧的表情包,这当然是气话,因为啾咪这个猫咪是无法干掉火锅的。

回过头来,目的地到了,秦玥下了车,在图书馆门外停留了好一会,幸亏古色古香的门口是有房檐的,不然这么大的雨可不会对秦玥视而不见。

驻足停留时,秦玥望着门匾上的字体,浮生如梦,心想,我来这是为了什么,想要一个答案嘛,可是会给她嘛,犹豫了好一会,秦玥还是鼓足了勇气,进去了,迎面碰上了管理员,正好说到:“不好意思,因雷雨天气,我们这会要打烊了”

现在正是晚间十一点,平常这个时候,正是夜生活的起点,但是因为雷雨天气,让这晚间悄然落幕了下来,秦玥很熟知这个地方,因为她的书友彼此讨论的时候告诉过他,生死门这本小说的作者,就是这间店面的老板,不知怎的,她对这个地方上心了好久,也和老板混的熟知了起来,冥冥之中,好像是被人牵引着,

“我找沐爷爷,来取上次落下的东西”秦玥的声音很沙哑,

“哦,沐叔说过,这会在楼上,”管理员说完便去收拾书本去了,

秦玥来到了楼上了的隔间,敲了门,来来回回几次,无人回应,正当继续的时候,听到了沐爷爷的声音

“可是秦丫头来了”

“是,我来去上次落下的书”秦玥转过身回到,

“这雨来的迅猛,刚把我的小物件搬上来”

“来,进来,我上次还想着给你打电话,要赶紧来取呢,不然我可要带着你这本心爱的书走喽!”只见说话的老者是唐山装的着装,进来就拿着桌上的那本《命,共同体》说道。

“沐爷爷要去哪”秦玥疑惑道

“老家来信了,地址已经选好了,明天就要搬过去了”老者端坐下来,示意秦玥也做下来说。

秦玥拿起递过来的书端详了一会,问了那个她一路上想要问的问题。

“沐爷爷,您笔下的人物为何穷其一生都要有遗憾,无论他是主角,还是无关紧要的人物,为何都是没有结果的死着那本小说里”

老者听到这话,迷惘了只是一瞬,便说:

“秦丫头这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我看了您写的那本生死门传记,刚看完,只是对于里面的角色有着很对疑问,心下很是……便想来问问,夜珛为何要死? ”秦玥苦涩道

“秦丫头怎会知道?”

老者忽疑道,不过瞬间便已明确,这丫头将近一年的时间来这多少次,况且经常夸自己是小说达人,想来书友遍地,怎会传不开。

“丫头啊!你为何单独只问夜珛,对于里面的谈甫,陆丰森,叶烁, 额 甚至很多的角色,包括谈策,都有遗憾,他们的遗憾可不必夜珛的少”

秦玥不明道:

“沐爷爷,你说过,在这本书里,没有主角,每一位读者都可按照自己的本心带入角色,可以感应跟自己契合的角色,来领悟角色的心境,可是夜珛他的遗憾却是不能忘却,父母之死,身世成迷,中毒惨死一件件都没有任何解决,为何结局还是要死,甚至,你笔下的他感受到的温暖极少,如若这本就是结局,那么作为谈策,包括带入谈策角色的读者,到了最后还是好好的活着,可是他们本该……”

“本该什么?”老者打断了秦玥急促的话语。

秦玥知道,她自己已经越线了,可是还是不甘心,如果坏人做尽坏事,一生的算计,到头来还是好好的活着,那么好人了,难道还要应那句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的鬼话。

“丫头,你是第一个当着我的面来为我笔下的死者抱不平的,读者很多,众说纷纭,大多都是成了网上那久久不散去的抱怨,毒骂,甚至诋毁,你倒是新鲜,硬生生的在这呛我这个老年人”老者听完秦玥的话无奈道

秦玥表示自己只是不甘心,并没有像键盘侠一样,她只是觉得夜珛跟她很像很像,每每读到他,总是无意间能契合,不只是她,她想,要是初心还在,都应如此。

“所以,这便是结局了嘛?”秦玥接着老者的话说道。

闻言老者起身,看向窗外,雨势似乎减小,说道:“命,时也,放眼望去,有的人未能吃上一顿热饭,便已走到了尽头,可撇下的不都是遗憾嘛?子女,父母,姐弟兄妹亦或是爱人,这世间显如此不都是这样,本该堕落的却好好生存,本该对未来一片憧憬的却总是在某个瞬间失去了生命”

“你说,为何要有那么多遗憾,可人这一生不就是每天遗憾嘛,命运总是不公,专挑最苦的人下手,生活已不是如此嘛”

“就像这本书里写的一样,命生而初定,你想逆,就要准备好付出数倍的代价”

“世间不公之事,意难平之事,走一步不都能看得到嘛,这街上,比比皆是”

“好了,不留你了,你该走了”老者说完眼神一瞬,便看着拿着书走的秦玥。心里叹息道,是呀,该走了,我也该走了。

秦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脑袋里全是想起沐爷爷说的话。

打开门的一瞬,安安便惊醒了,看到门前那个已经全身湿透了,拥有着二十二岁的二货,瞬间没了脾气,:“先不骂你,赶紧去给我冲热水澡,要是感冒了,我拿你是问”

雨好像越来越大了,好似刚刚的小雨只是上天怜悯了一番,躺在床上的秦玥拿起手机,看着生死门的最后一句话,失神了好久,连刚刚安安嘱咐她的话都忘记了,也忘记了刚刚挂着标准笑脸的她对安安说,明天定要补一顿火锅的话都忘记了,

好久好久之后,一则短信音响了起来,这么晚了,秦玥疑惑着打开了短信,是沐爷爷的,看到消息后秦玥立马起身,很是疑惑,原因无他,是这则短信的内容:“执念太深,终究不是一场好事,你我相遇有缘,边送你一程,百里少卿的遗憾边让你来补救吧,只希望你能守住本心,选择本该要走的路,旅程漫长,祝你愉快”

秦玥纳闷了,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要重写结局,不可能啊,抱怀疑的态度,秦玥拨了电话过去,无人接听,心想,或许沐爷爷已经休息了,既然有补救的机会,那边明早过去再问问,想到如此,便定好了闹钟,打算入睡。

入梦非梦,望一夜好眠,望旅程愉快!

本文标签:噗嗤一声全根尽没惨叫

上一篇:双性人妻(H) 双腿扒开调教羞辱惩罚污文

下一篇:2022最好看(肉岳疯狂69式激情的高潮)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