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饥渴少妇扒开大腿让我看(被c到失禁)最新章节列表

2022-09-23 10:04: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白灵汐表情坦然,完全没有因为施暴而存在半点愧疚。打了便是打了。她不止打人,她还想杀人!兴许是她回答得太过于坦荡没有半点遮遮掩掩,趴在担架上的两人有些惊讶,下一秒开始连番上

白灵汐表情坦然,完全没有因为施暴而存在半点愧疚。

打了便是打了。

她不止打人,她还想杀人!

兴许是她回答得太过于坦荡没有半点遮遮掩掩,趴在担架上的两人有些惊讶,下一秒开始连番上演起鬼哭狼嚎的模样。

“老爷,夫人您们听听,白灵汐亲口承认是她打伤了我们,这段时间我们芝儿没日没夜地照顾她,她却恩将仇报!您们可得替我们做主啊!”

小说

柳姨娘没有想到白灵汐居然爽快承认罪行,开始愤愤不平地向两人控诉白灵汐种种恶行。

白灵汐看着两位轮番上演着贼喊捉贼的戏码,忍不住拍手称赞。

“柳姨娘你们母女娘没去戏台上走几场,还真是浪费这唱戏的天赋。”

“老爷,夫人您们看看,白灵汐说这话简直就是败坏家门,这要是传出去的话,旁人要如何看待我们白家门风?文武百官要怎么看我们白府?”

我们白府?

我们白府最后可是被你们送上灭门之路,还有脸提及我们?白府!

“父亲,母亲,人是我打的没错,但我并不认为自己有错!女儿做事从来不会无理取闹。”

白灵汐望向双亲充满着质疑的眼神,没有半点悔意。

“春红去把厨房那碗汤药渣端过来。”

“是,小姐。”

躺在担架上哭天喊地的白洛芝听到药渣二字,脸色有些慌张,不安地看向柳姨娘一眼,看到娘亲一个眼神后心虚地低下头。

她的异常被白灵汐尽收眼底。

“白洛芝,我问你方才端来的汤药可是从这壶汤药中倒出的?”

“是。”

众目睽睽之下,白洛芝不敢否认,点头回应。

算你识相。

“春兰,把银针拿来。”

只见,白灵汐手中的银针在放入这壶药渣中后没过多久末端就成了黑色。

“女儿多日前失足从桥上跌落昏迷,宫里的老太医开的方子不可能在里面投毒。”

白灵汐给了春兰一个眼神后,没多久,春兰把大小姐早已吩咐好的另一壶汤药端了上来,白灵汐再次将银针放入药汤中取出,手中的银针没有任何异常。

“我方才问过春兰,老太医针对女儿的伤势开了一周的药量,女儿本应在药剂结束后便醒来,可是缺迟迟未醒。要不是春兰心生疑虑用银针试毒,发现其中端倪,女儿恐怕……”

白灵汐想起前世,在白洛芝的悉心照料下依旧昏迷许久,要不是春兰心生疑虑偷偷溜进厨房以银针试毒,她恐怕这辈子都要像个活死人般活在这人世间。

我心生疑虑?银针试毒?

春兰的确想过,这药汤里有问题。

可是她本打算明天去宫里问问老太医缘由,却曾想刚才小姐却让她去宫里给老太医重新拿几包之前开的药包回来。

“禀报老爷夫人,宫中的老太医本领精湛断然,对于小姐的伤势必定是对症下药。”

作为当事人的春兰未曾想小姐居然将所有的功劳都给了自己,充满惊讶但在此时此刻却不敢半点异常。

“春兰那日在送老太医离开时多嘴问了一句小姐何时醒来,老太医告知奴婢只要小姐每日按时服药,七日后必定醒来。“

虽然这句话,春兰根本没有跟老太医问及,但证据确凿白洛芝投毒陷害小姐的事实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

撒个谎又有何妨。

“但七日后小姐并未醒来,春兰心生疑虑以银针试毒却发现重大秘密,于是偷偷溜进宫里把药渣给了老太医过目,并针对投毒的汤药开了几副解毒的方子,这才没有让偏院那些人的计谋得逞。”

妙啊!

白灵汐知道春兰机灵,却曾想到在没有跟她商量的情况下,这小妮子既然眼睛都不眨地把谎说得跟真的一样。

不愧是在她身边的人。

“父亲,女儿冤枉啊!女儿与姐姐无冤无仇,怎么会做投毒这种伤天害理之事!这分明是有人栽赃陷害!父亲,你可是要为女儿做主!”

白洛芝挨了二十大板后面色发白,加上头发凌乱,狼狈的模样与平日人们口中的提及的端庄得体截然不同。

“试问何人会陷害你?是发现端倪的春兰?还是宫中的老太医?不过单凭白洛芝你也想不出这个投毒的法子,想必是有人在一旁出谋划策。”

落语,白灵汐将视线看向一声不吭的柳姨娘,柳姨娘前世一直想要女儿当上白家嫡女的位置,将她视为眼中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整件事显然是柳姨娘出谋,白洛芝照做。

现在人证物证俱在,白灵汐倒要看看这两人该如何收场!

“贱人,我白展堂身为当朝宰相多年,一生坦荡磊落,府中怎么会养出你们这两个心思歹毒之人!来人,把她们给我送去官府定罪!”

白展堂对柳姨娘两人所做之事深恶痛觉,阴沉着一张黑脸向管家吩咐道。

送官,当凭投毒这件事两人在牢里就有得受的。

只要她们不在白府,就不会有后面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

白灵汐重生了一回势必要将悲剧扼杀在源头。

然而就在白灵汐觉得家中的厄运会因为这两人的送官而结束的时候,耳边响起一阵不应景的声音。

”不是的,老爷,投毒的人不是小姐,幕后的黑手也不是夫人,是我!是我!”

身为白洛芝贴身丫鬟小红双膝跪地,脸滚带爬地跪在白氏三人面前,着了魔般发疯式地不停地磕头认错。

干燥的地面瞬间染上了一滩血迹,震惊了在场所有人。

“小红你是我一手调教起来的,没想到你居然陷害我于不仁不义!父亲,我们白府不能容忍这种小人存在。”

白洛芝听到小红将所有的罪名揽了下来,秒变受害者紧咬牙关对着她破口大骂后对白展堂提议道。

“老爷,芝儿为人正直却被人陷害,还望老爷夫人为芝儿做主啊!”

一直保持沉默的柳姨娘拉着白洛芝的手心,拖着皮开肉绽的屁股爬到白展堂面前,仿佛受了莫大的冤屈说道。

还真的是主仆情深,白灵汐没有记错的话,要不是小红在她途径的桥上偷洒下不少石子,她根本不会从桥上跌落而重伤昏迷。

而前一世,春兰当场揭穿白洛芝投毒的恶行,醒后的的她居然傻傻地为白洛芝辩解是误会一场。

而她许久未醒的原因和天生体弱有关,将白洛芝的罪行推得一干二净。

回想前世的愚昧,白灵汐恨不得亲手抽自己的耳光。

就在白灵汐从前世的回忆中抽离出来的时候,她清楚地看到柳姨娘趁乱撞向这位自称凶手的小红。

此举,在白灵汐看来是一种威胁方式。

“老爷,夫人,药汤里的毒是我偷放进去的和小姐夫人一点关系都没有。奴婢深知罪有应得,只能因此谢罪,还夫人和小姐清白。”

小红说完二话不说地从地上爬起,顶着头直接撞向墙壁,在一声巨响后没了气息。

死了。

在旁人还未回过神的时候,白灵汐清楚地看到那两人对望了一下,露出如释重负的笑意。

鲜红的血迹顺着墙壁缓缓流下,人性的丑陋在柳姨娘和白洛芝的身上被无限放大。

看来,小红表哥欠下赌坊的近百两赌债是有着落了。

在南燕国,穷人的命运根本不由自己主宰,他们的命运早已掌握在某些人的手中。

是棋子,也是弃子。

本文标签:饥渴少妇扒开大腿让我看

上一篇:天音亚莉西[天音ありす]个人资料及写真集

下一篇:清城雪(清城ゆき)最新无码番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