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抵在公车上蹂躏跪趴NP/全文

2022-09-23 17:29: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繁华的桦阳城街道,屋檐经过昨晚的小雨淅沥,拂去了身上累积的灰尘,清晰的风吹起了柳树枝,在这个多雨的季节里,石砖之间的缝隙里隐约长了些青苔。卖簪子的小贩今日来的早,占好位置后

繁华的桦阳城街道,屋檐经过昨晚的小雨淅沥,拂去了身上累积的灰尘,清晰的风吹起了柳树枝,在这个多雨的季节里,石砖之间的缝隙里隐约长了些青苔。

卖簪子的小贩今日来的早,占好位置后,将簪子一一摆好,刚准备呦呵,一抹淡鹅色的少女出现在眼前,他看向少女时,见她十五六岁年纪,皮肤雪白,清秀可爱。

只见她青葱般的手指拿起那支最不瞧眼的黑檀簪子,眉眼带笑:“小五,你看这个好看吗?”

小说

她身后慢慢走来一位黑色玄衣的公子,腰间还别着一把长剑,“小姐,家主派的人就要过来了,我们快走吧。

“知道啦知道啦,他们追不上的。”说着又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黑檀簪子,自从她穿越过来,到现在也有七八年了,每日都在宫中呆着,都要发霉了!

那个神神叨叨的神医总是盯着她,好不容易有机会能逃出来,还碰到眼前如此像她现代好朋友木木送她的簪子,自然是要买下来了。

“小姐你上次刚逃出门口就被抓回去了,还有上上次,属下让你跑,你不跑,非要去买糕点,然后又被抓回去了,还有还有......”小五悉数着她的逃跑经历。

“啊知道了知道了,不要讲了不要讲了,走就是了嘛。”叶子安的思绪一下被拉回来,立刻打断小五,她也是要面子的!

叶子安拿着簪子戴在发间,满意的又看了看小镜子上的自己,转身慢悠悠走了,小五布满茧的手往桌面上放了一个碎银,随即跟上。

小贩拿起碎银掂量掂量了几下,咂咂嘴:“赚了赚了!”

“小五,我们出行在外,钱要省着点花!”这话,叶子安是咬着牙齿说的,一看小五直接大方的扔了个碎银过去,顿时心疼极了!

虽然她穿越成了玄云国的六公主,但没穿越前,就是条贫穷的咸鱼。

穿越后,就是富贵点的咸鱼。

叶子安回头深深看了小五一眼,这个小五!有空一定要给他传输节省的理念!

他们走后不久,一位身穿水墨衣书生,手持桃木折扇,乌黑的头发套在一个精致的白玉发冠之中,走至卖簪子的小贩的小摊前,低头细细的看簪子,时不时拿起来掂量一下。

小贩见此,立刻熟练的打招呼道:“宋公子,你今日可是来晚了,那支黑檀木簪子一大早被一位小姐买去了。不过今日还有你喜爱的玉簪。”

这可是他的熟客了,这位宋先生,是位说书先生,每日都会在茶楼里说书,桦阳城的人都喜欢他说的故事,故事高低起伏,结局也总是令人意外。

关键是这位宋先生总会来他的小摊买上两支簪子,一个昂贵清雅的玉簪和一支普通的黑檀木簪。

宋恒听到此番话,细长温和的双眼此刻掩不住的遗憾,温和问道:“既如此,可告诉我,那位小姐往哪个方向走了,可有什么特征。”

“那位小姐往许将军府那条街走了,今日穿的是鹅黄色衣衫,看样子是富贵人家的,宋先生去碰碰运气吧。”小贩如实说道。

“多谢。”宋恒便匆匆离去,没几下便见不着人影了。

叶子安一眼就看见了许将军的府邸,那大宅子,大牌匾,关键是还有她父皇亲自题字,那歪歪扭扭的字,也只有父皇写的出来了。

“小五,我们进去躲一躲!反正许清那家伙肯定跑去听书去了,我们去他房顶躲一躲。"

这翻墙的技术,还是刚穿越过来时,去树上偷摘果子练出来的。

也是那时候遇到那位神医,非拉着她当他徒弟,不答应就仗着一把年纪倚老卖老!教会了她医术,轻功也是当时不好好学医术的时候,被追着打,练出来的,老头子喜欢拿针扎人!

叶子安想到这里,不禁摸了摸手臂,这里还有昨天神医扎的针眼,有些隐隐作痛。

小五刚想开口说许将军昨日已经回府了,大将军之子许清怕是也在府中,奈何小姐已经翻过去了,只能跟着翻过去。

叶子安大摇大摆的往里走,小五在身后多次想要开口,但架不住叶子安已经跳上人家的房顶上,只能再次提步跟上。

终于,叶子安在许清房顶上停了下来,找了个好位置坐了下来,还伸手招呼小五坐旁边。

叶子安每次跑出来都要来许清的房顶坐上一坐,她发现只要她藏在这里,她那个便宜父皇根本找不着他。

小五那张有棱有角的脸上写满了无耐,“小姐,许将军昨天已经回府了,许清也不会一如既往的去楼里听书,此刻只怕在你脚下的房间里。”

一霎间,叶子安惊得立刻站起来准备换个地方,谁知这许将军也在许清的房间里,还听见了屋顶的动静。

“哪里来的小贼?!”许将军脸色瞬间沉下来,拿起茶盏,抬手向叶子安脚下的瓦片砸去。

不出意外。

“啊!唔.....”

这声音不是叶子安发出来的,她掉下来了,又没完全掉下来,因为她砸到了许清,那是许清的惨叫声...

许将军见这小贼竟还是个小女子,细细的打量了起来,这小女子的身着,只怕是哪家的小姐,见她紧张的先是摸了摸自己腰间的钱袋,然后松了一大口气后,又摸了摸胳膊和腿,发现自己没有受伤,本来担忧的面孔立马换成了一副我命大的表情。

但是又发现砸到了许清,这小女子更是磨磨蹭蹭的不肯起身,好不容易起来了,然后又假装滑倒,重重的压在许清身上。

“唔...”许清一声闷哼。

“哎呀,真是对不起,小女子不是故意的,嘤嘤嘤。”叶子安面上一脸愧疚之情,心里狂笑,她自从穿越过来,每天都活的特别富贵,直到遇见了许清。

这家伙简直就是只黑狐狸,次次设计整蛊她,最后还去她父皇面前哭的梨花带雨,最后害的她的小金库都被父皇抄了!

“......”小五一跳下来就见到此场面,心里有些同情许清。

他家公主自小就和许公子不对付。

叶子安站起来,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将地上可怜的许清拉起来,敷衍的对许清道歉,转头抱拳对许将军说:“抱歉抱歉,路过此地,想歇息一会,没想到会造成误会,实在是打扰了,小女子这就走!”

此刻不走更待何时!

许将军低眉见自己的好大儿一身白衣,沾染了灰尘,如墨的长发此刻凌乱的散落在白衣上,面白如玉,桃花眼此刻却微微泛红,直直盯着前面这位女子。

刚想出声,一个清冷的声音就传来。

“我没事...六公主你没受伤就好。”许清垂着常常浓密的睫毛,还抓住了叶子安的衣角。

叶子安见眼前人这熟练的装可怜,心里恶狠狠的问候他。

瞧瞧这茶言茶语,自愧不如啊!

许将军眼里闪过一瞬诧异,便又将视线投在六公主身上,他在外征战多年未回,此次回来发现这六公主居然出落的如此好看,也不知道皇上之前说两家的亲事还算不算数。

许将军再看看他家儿子,这一眼他就知道他的好大儿要开始掉珍珠了,不由得有些头疼。想他堂堂大将军,威风顶顶,而他的好大儿是一个只会掉珍珠的弱鸡!

虽说曾经把他扔去淮山派修行一段时间,但该学学,该哭还是哭,还真是随了她娘了。

叶子安几次想将许清手中的衣角抢回来,奈何许清就是不松手,见他红着眼,向她挑眉,叶子安看了便知对方想要银两,她太了解许清了,咬咬牙说:“好吧,你想要我赔你多少钱,多了我可没有!”

“三十两.....”许清抿嘴浅笑,眼眶里还盛着泪珠,一副无害的模样淋漓尽致,眼底却是戏虐。

许清难得见到她,说什么也要坑她一下。

“小五!给他三十两!”叶子安这时只想快点走,咸鱼是斗不过黑狐狸的!

谁知许清摇了摇头,定定的看着她,“三十两黄金....”

叶子安:???

许将军:???

小五也默默停下了拿钱的手,毕竟,他们还真没有这么多钱!

许将军表示他也很震惊,这才几年没回来,他儿子这么缺钱用的吗??!开口就讹人黄金!他许家是没钱了吗!还是说,这柔弱的儿子把家产都败光了??!他还想人家当他儿媳妇呢!!!!

本文标签:抵在公车上蹂躏跪趴NP

上一篇:凉宫音《涼宮のん》单体作品介绍

下一篇:男朋友把我下边吸肿了 娇妻玩交换高潮系列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