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他扒开我的下面舌头伸进去吃 撞击着成熟的肉臀

2022-11-13 22:34: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像鹅毛似的雪花,飘飘洒洒下个不停,给大树穿上洁白无瑕的外衣,给屋顶装扮上浪漫的颜色。山间、河流、树林、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茫茫的大雪之中,美的像是一幅画。屋内的火炉子上,水被

像鹅毛似的雪花,飘飘洒洒下个不停,给大树穿上洁白无瑕的外衣,给屋顶装扮上浪漫的颜色。

山间、河流、树林、村庄全都笼罩在白茫茫的大雪之中,美的像是一幅画。

屋内的火炉子上,水被煮的‘咕噜咕噜’响,灶台前,一个嫩绿色的曼妙女子,素白滑嫩的纤手,轻轻搅动着锅里的肉。

空气中散发着阵阵诱人的肉香。

院子里,时不时传来孩童的嬉闹声。女子不禁抬头看去,只见那一红一蓝的两个孩童,快乐的奔跑着,丝毫不惧寒风冷雪。

女子浅浅一笑,脸上恬静又温婉。

她从未想过,会有这样悠闲又自在的日子。

四年前,她醒来正飘在河中,几经辗转,最终决定隐居在纷美山林,这儿不光人烟稀少,还物资丰饶,又景色绝美。

小说

小院前边不远处,有一条两米多宽的河流,直接连接乾玄大陆最神秘的幻幽河,凿开厚厚的冰,能抓到十分鲜美的鱼。

小院后边的山中,养着母子三人最爱吃的雪兔,肉质细嫩香滑,比她前世吃过的任何肉类,都要好吃。

离这儿三十里的小镇上,能买来各种各样的食材。

这四年,她靠着一手绝佳的酿酒技术,给母子三人置办下不菲的家底,在纷美山林中也算是富户。

从物资匮乏的末世,到物资丰富的玄幻大陆,对爱吃爱美的她来说,犹如掉进了福窝。

好吃不会胖。

又有几个女孩能拒绝呢?

更让她欣喜的是,她这一对龙凤胎,天资聪慧,从小就很好带。一岁时,就会自己起夜,二岁时,吃饭穿衣都能自理。

三岁后,觉醒最珍贵的九品上等灵根。

据闻,乾玄大陆,强者为尊,纷争不断,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修为越高,生育率就越低。

九品上等灵根,几百年,也难得出一个,各大世家,为能够生下优秀的继承人,绞尽脑汁。

由此可见,九品上等灵根,是何其稀有?

就在沐瑾想的正入神之际。

两个孩子不知何时跑出了小院,后院传来一个惊呼声:“公主,你快看啊,那个小男孩是稀有的九品上等水灵根,正好与您十分契合。”

沐瑾的心中一紧。

据闻,在乾玄大陆,会有一些人,为提高自己的灵根品阶,不惜杀人夺灵根。

住在她们隔壁,常跟她买酒的酒鬼叔说,她们母子三人,犹如稚子怀金,行于闹市,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谁敢动我的孩子?”

沐瑾大喝一声,抓起案上的菜刀,以最快的速度,朝着后院跑去。

据她所知,九品上等灵根,天赋异禀,在修炼上面,犹如高智商孩子学习一样,事半功倍。

迄今为止,最出名的九品上等灵根,当属乾玄南境的祝炫,就连如此荒凉的乾玄北境,到处也是这个男人的传说。

祝炫出身良好,天赋极佳,是祝家的少尊主,是万年内最年轻的仙尊。

传闻,祝炫是最有希望晋级神尊的唯一人选。

是身受众人追捧的乾南学院名誉院长。

有人说,祝炫能有这样的成就,多半归功于他一出生,就拥有九品上等火灵根。

这让许多修行者,眼馋不已。

甚至有人,为提高灵根的品阶,不惜走上抢夺灵根的邪魔歪道之路。

原本,她以为这些故事,是祝炫为自己造势弄出来的。

不曾想,今天还真给她遇见了。

沐瑾绕过小院,就看见火红衣裳的女子,一只手,将淼淼提在半空中,美艳的脸上,竟是狠辣。

旁边还倒着流血不止的苏姨。

“小贱种,还敢反抗?”

“本公主看上你的灵根,是你的福气,你若乖乖听话,等会儿给你个痛快。”

红衣女子说出的话,每一句都像拿刀,刺在沐瑾的心头。

处处挑衅她的战意。

看着儿子被红衣女子,像提小鸡仔一样,悬在半空中,水蓝色的灵根,被抽出一半悬在头顶。

儿子疼的话说不出,小身子不断的颤抖。

沐瑾的血,一下冲到脑门。

该死,这些人怎敢?

她的手上许久不曾染血。这一刻,却恨不得将这三人,立马给挫骨扬灰,以泄她心头之恨。

她衣袖下的左手轻轻舞动,右手上的菜刀,猛地向前一甩,直奔红衣女子脑门而去。

却见一个红色身影,比她还快一步,焱焱像个小旋风,忽的一下就冲到那三人面前,一团火焰向对方袭去:“坏人,敢欺负弟弟,放火烧了你。”

凌厉的菜刀,将正在施法的红衣女子吓得一惊,连忙挥手打落迎面而来的菜刀。

就是这一闪,被抽了一半的灵根,又重新回到淼淼的身体中。

加上焱焱那一团气势汹汹的火焰,差点儿烧到红衣女子身上,女子手一松。

淼淼摔倒在地。

红衣女子施法,将焱焱的火焰打飞,定神一看袭击自己的,又是一个三岁多的孩童。

红衣女子眼底一亮,惊喜道:“又一个九品上等灵根?还是极为罕见的火灵根?”

两个随时异口同声道:“恭喜公主,贺喜公主,一日内得到两个九品上等灵根,比得到神兽还让人欣喜。”

摔倒在雪地上的淼淼,从未吃过这么大的亏,张嘴就咬在红衣女子腿上。

女子疼的脸上一狰,将淼淼提在半空中:“可恶的小贱种,敢咬本宫?待我先取你的灵根,就抽你的皮,扒你的筋......”

被提在半空中的淼淼,小脸憋得通红,眼泪在眼眶打转转,急得不行:“娘亲,姐姐,快跑,他们是坏人。”

沐瑾心中一颤。

连忙伸手捞回焱焱,儿子已经被对方困住,不能再把冲动的女儿搭上。

她不知道自己的异能与对方相比,谁更胜一筹。

末世求生,让她养成处事不惊,冷静分析利与弊,在绝境中找反杀机会的习惯。

她一边暗中调动体内的异能,从雪山中抽取各种植物的毒性。

一边故意拖延时间:“你们是谁?想对我儿子做什么?”

沐瑾用的不是这个世界的灵气,落在红衣女子眼中,只当山谷中刮起一阵怪异的风。

只是看清沐瑾的长相后,红衣女子眼中的嫉恨,一闪而过。

定神一看,没有看见沐瑾的灵根,红衣女子眼底一片轻蔑:“竟是一个没有灵根的下贱凡人?本宫看上你孩子的灵根,是你的福气。”

“你想夺我孩子的灵根?”沐瑾眼底的狠厉,一闪而过,将焱焱推到身后:“焱焱,快跑。”

焱焱愣了一下,一张娇俏可爱的小脸上,甚是疑惑,似懂非懂道:“娘亲,坏人欺负弟弟,焱焱不能跑。”

还不等沐瑾开口,焱焱就又冲上去:“娘亲,要把弟弟抢回来。”

焱焱小手一挥,一团比刚才更大的火焰,向着红衣女子而去。

女子的手轻轻一挥,就将焱焱的火焰击飞,笑得肆意:“哈哈哈,真是可爱又可怜,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可惜你这九品上等火灵根。”

沐瑾连忙拉住焱焱,左手还在继续调动异能。

左边的小眼睛随从,笑得一脸谄媚:“公主,小的这就帮你抓了这个女娃娃。”

右边的圆眼睛随从,则是一脸淫笑:“公主,能不能把这个年轻的妇人,赏给小的玩玩?”

红衣女子手中困着淼淼,眼神轻蔑又狠厉的看着沐瑾和焱焱两人,仿佛这母子三人是她的刀下的鱼肉。

一点儿也没将沐瑾母子三人看在眼底。

轻飘飘的扫了圆眼睛随从,神情淡淡的道:“等办完正事,未尝不可。”

圆眼睛随从一听,笑得哈喇子都快流出来:“谢公主,小的从未见过如此绝色的女......”

话还没说完。

就被红衣女子一脚踹倒在地:“你说什么?”

“公主饶命,小的失言,小的失言。”圆眼睛的男人立马察觉到自己失言,连忙跪地求饶。

“小的意思是,这妇人在凡人中算是绝色。”圆眼睛男人眼睛转的很快:“当然不能跟公主您比。”

红衣女子满意的勾起笑:“也就你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东西,才会把一个乡野村妇当成宝。”

小眼睛随从则笑得一脸诡异:“公主,能不能让小的也讨个赏?”

“说。”在红衣女子眼中,两个三岁多的娃娃,和一个没有灵根的乡野村妇,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力。

那个小眼睛随从的眼睛,像是盯上肥肉的饿狼一样,看着沐瑾怀中的焱焱:“小的喜欢稚嫩的,想求大小姐把这个女娃娃留给小的。”

“这有何不可?”红衣女子笑得一脸得意:“两个九品上等灵根,一个本宫留着自己用,一个送给......”

红衣女子的话没说完,一阵淡绿色的风,像是龙卷风一样,先是围着红衣女子转了一圈,又分别袭向两个随从。

红衣女子惊恐的声音响起:“贱人,你做了什么?为何本宫的灵气无法调动?”

沐瑾勾起一抹冷笑,一手抱着女儿,动作迅速又凌厉的抢过儿子,退到三人之外,放下一双儿女,扶起地上的苏姨。

速度极快的给苏姨止血。

“贱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贱人,快把解药交出来。”

“贱人,我要杀了你。”

三人灵气被封,浑身疼痛不已,惊恐的嘶吼着,却谁都不敢轻易对沐瑾出手。

就在几人对弈的这会儿,住在纷美山林的其他住户,纷纷探头围观,却不敢靠上前。

本文标签:在卫生间被教官做好爽H

上一篇:高H亲女在厨房 用力揉捏两个硕大的爆乳

下一篇:粉嫩的花缝被瞬间挤开 她的粉嫩小木耳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