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嫩被巨大进入 护士小嘴服务深喉小说

2022-11-17 09:30:3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林深峰秀,景色宜人,山野花开遍地,姹紫嫣红好不漂亮!可巧今早下了雨,仙雾缭绕,微雨山庄掩映在林木云雾之间,时而几只仙鹤在屋顶盘旋,恍若神仙宫宇。“芰荷!芰荷!姑娘偷偷溜出去了,

林深峰秀,景色宜人,山野花开遍地,姹紫嫣红好不漂亮!

可巧今早下了雨,仙雾缭绕,微雨山庄掩映在林木云雾之间,时而几只仙鹤在屋顶盘旋,恍若神仙宫宇。

“芰荷!芰荷!姑娘偷偷溜出去了,快去把姑娘找回来!”周嬷嬷端着一盅药粥正要给姑娘送过去,谁知推开房门竟不见人,一看被褥下是枕头,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越来越不像话了!本是要拘拘她的性子,到还学会偷溜了!”

“嬷嬷,小姐怎的不见了?刚才还在的,我不过泡壶茶的功夫!”芰荷听见嬷嬷叫唤,连忙搁下手里的活,过来回话。

“快去找找!这山路湿滑的,可别摔着了,叫上外院的小厮多带几个佃农!”周嬷嬷将药粥放在桌上,催促道,芰荷连声应是,快步去叫人找小姐。嬷嬷到底是老了,再年轻些,都要亲自去找了!

“真不叫人省心啊,快些嫁了才好!”周嬷嬷在檐下踱来踱去,着急又担心。小姐千万别出事,不然她可怎么跟贵妃交代。

小说

芰荷叫上四五个小厮又带着附近的十来个佃户,漫山遍野的吆喝着,到处都找不到人,急的眼眶通红。

姜姒此时正搂着三只小兔子,小心翼翼过一个很窄的小路,这刚下过雨,泥土被雨水浸的软烂湿滑,她一个不慎跌下斜坡,还好有棵树长在斜坡上,她恰好卡在树上,这才没摔下去。

姜姒低头看了眼这陡峭湿滑的斜坡,心有余悸。可现下她孤身一人,求告无门,只能等着嬷嬷叫人来找。

她的衣服被雨水打湿,贴在身上十分难受,且沾着泥污,要是平时,这衣服她是决计不会穿的,现下只能任由它淌水。

乍暖还寒的天气,她冻得浑身僵硬,又将小兔子往怀里拢了拢,意识都有些模糊了。她不确定的想着,嬷嬷到底能不能找来,要是找不到,她可就没了啊!

这豆蔻好年华!早早死了多可惜啊,她连未来夫君都还没见过呢!听说那人端方知礼,学富五车,是顶顶好的夫婿,京城里有很多闺秀想嫁给他呢!

又听说他少年远游,见多识广,比这京城的郎君厉害多了!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她.......

“诶,早知道就不出来救你们了!要是能活着回去,你们可记得好好感谢我啊!”姜姒一双桃花眼好似笼了一层雾哽咽道。

十一二岁的小姑娘,遇到这事还是很怕的。

又过了许久,连怀里的小兔子都好像明白自己被困住了,红红的眼睛无助的看着姜姒,她终是耐不住,气弱游丝的求救:“有人吗?救命啊!有人吗?”

这地方又偏又远,人迹罕至,只有附近的猎户出没,寻常的农户并不会来这里,姜姒走的这条羊场小道正是猎户踏出来的。她有些绝望,这山里的猎户几天才查看一次陷阱兽夹,到那时她早没了。

“呜呜...对不起...啊,小兔子...对不起,我本来想救你们的,呜呜...却害的你们陪我一起死,对不起...呜呜...”姜姒抽抽嗒嗒的跟兔子道歉。

天都见黑了,嬷嬷还没有找到她,姜姒当真怕了,嘤嘤低泣:“有没有人啊,来人啊,救命啊!”

“谁在那里?”

姜姒好像幻听了,不确定的应了一声:“有人吗?”

“谁在那里?”

“救命啊!我在这里,在斜坡这里!”这下总算是听清了,姜姒简直要喜极而泣了,连忙扬声应道.一天未进米水,她的脸色苍白,声音低哑。

来人听声音像是个年轻的郎君,天色昏暗看不清面容,一身粗布短褐,背着一个竹篮,手里还拿着弯弓,应当是山里的猎户。

管他什么人,能把她救出去就是好人!

“哥哥,我在这里,救救我!”姜姒又哑着嗓子叫了两声,连着怀里的兔子也低低叫了两声。

魏识来这山里打些野雉给那挑嘴的先生换换口味,没成想会遇上有人困在山里,听声音还是个小姑娘,这天色也不早了,谁家姑娘大晚上在荒山里,纵使满腹疑惑,到底救人要紧,连忙循着声音,找过去。

他夜视能力极好,便看见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被卡在斜坡上,钗环凌乱,衣裙上满是泥污,怀里抱着三只小兔子,好不狼狈。

那衣料首饰一看便价值不菲,寻常人家的姑娘穿不起,又联想到这十里八乡的富贵人家,这个姑娘的身份也就不难猜了,她应该就是微雨山庄的那位小王妃!

一番思索,魏识很快就认出了姜姒,趴在地上将手伸给她:“姑娘可信在下?”

姜姒看着那只手,有些小别扭,抿着嘴为难的看了他一眼,魏识立刻明白过来,嗤笑一声,心想这金贵人当真讲究,认命的撕下一缕布条缠在手上,这才伸手给她。

姜姒还是有些在意,但人家救她也不好要求太多,便伸手给他。

她身量轻,魏识毫不费力的就把人拉了起来,得救之后,姜姒小小的呼了口气,又将小兔子往怀里带了带,这才打量起救命恩人。

他长得好看,不像京城里皮白肉嫩的贵公子,带着乡野锤炼的阳刚英武,剑眉星目的。她的印象顿时好了几分,便软着嗓子央他:“哥哥可不可以送我回家,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姜姒本就声若黄鹂,她害怕被拒绝,软着嗓子更显娇弱,让人不忍拒绝。

魏识心里好笑,刚才还嫌弃他,怎么现在不嫌弃了?

他只在心里说说,面上不显分毫,也有心逗她,便道:“姑娘家住哪里?若是太远,在下也有些不便。”

见他要拒绝,姜姒眼里立时蓄满泪,带着哭腔:“我家不远的,哥哥送送我好不好?我...我不敢..."

“好好好!别哭了,送你回去就是了。”总算出了心里那口气,魏识应许这哭哭啼啼的小姑娘,这大户人家的姑娘当真娇气!

山路湿滑,夜色渐深,姜姒不肯让他扶,一路上又摔了好几跤,疼的吸气,实在没法,魏识找来一根棍子,他在握着这头,姜姒握着那头,这才好走些。

这小姑娘跑的也太远了吧,这里离微雨山庄,还隔着两座山呢,真不知道她怎么跑过来的,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微雨山庄是皇家别庄,从前是圣人建给贵妃的行宫,连着几座山,数百亩农田都是皇家私产,寻常百姓不得擅入,五年前更是迎来一位金尊玉贵的小主子,据说是七皇子的未婚妻,本来是镇国将军的独生爱女,谁知战事无常,那将军战死沙场,夫人也跟着去了,独独留下女儿孤苦无依,好在贵妃与那将军夫人年轻时是手帕交,便接到身边抚养,许给七殿下。

那七殿下,魏识也有所耳闻。他7岁跟随师傅远游求学,见多识广,十岁一篇《安民赋》引得天下学子争相传抄,真真儿是那天上才有的人物。

魏识看看了身后凝眉的小姑娘,心里道,暴殄天物。

姜姒可不知道自己底子都被扒光了,她想快点回去吃饱穿暖,洗洗干净,一想到嬷嬷的唠叨,又很害怕。

“小姐!小姐你在哪儿啊!”芰荷已经找了一天,到现在还找不到人,周嬷嬷原在山庄里等着,太久找不到人,心急火燎的派人给皇宫里传信,也亲自来找了,芰荷扶着她,可折腾坏了。

姜姒远远看见芰荷搀着周嬷嬷,小厮佃户举着火把到处找她,吓坏了。

嬷嬷都来了,这事可别想那么容易揭过去了,更何况她还跟着外男一起。

情急之下她叫住魏识:“哥哥你可不可以躲起来,别被他们发现了,我自己回去。”

魏识呆住,他是真没想到,这小姑娘打的一手好算盘,这样就把他撇开了。

姜姒见他愣住,以为是觉得她不知感恩,过河拆桥,又道:“求求你了,明天你来这里,我把银钱埋在树下,算作酬劳好不好?”

眼看着嬷嬷要找过来,她几乎要哭出来。

魏识真的要败给她了,无奈道:“你快些藏好,他们要来了,银钱倒也不必,后会无期!”

话罢,纵身一跃跳到树上,姜姒见他藏好了,便也寻找自己的藏身之处,最好要让嬷嬷觉得很难找到。可这四下里火把一照便也看清了,并没有什么好去处,眼见嬷嬷要过来,姜姒眼一闭倒在地上装晕。

魏识要笑死了,这小姑娘当真有趣,竟想出这么个法子。

嬷嬷一见姜姒小猫似的躺在地上,浑身脏污不堪,头发凌乱,遭了大罪,险些昏了过去,心肝肉的叫着,忙把姜姒抱在怀里:“姑娘啊,可心疼死嬷嬷了!”

周嬷嬷原是贵妃的乳娘,后来又来到山庄照顾姜姒,这小姑娘玉雪可爱,是她一手带大的,又是七殿下未来的妻子,那真是当眼珠子护着,心疼的不行。

眼见小姐找到了,这些佃户领了些银钱各自散了,芰荷把姜姒背了回去。

看着姜姒安全了,魏识便也回了。

原以为回去之后就解脱了,谁知道嬷嬷竟要亲自给她洗澡,姜姒真想昏死过去算了,至少不会饿。

这年月,姑娘家的清白何等重要,更何况姜姒还不是普通人家的小姐,未来可是要做王妃的!嬷嬷自然不敢马虎,细细的给姜姒洗了一遍,又检查一遍,见身上只有磕碰的淤青,这才放下心来。

叫芰荷给小姐喂些稀粥,便回房给王妃传信了,想了想又给王府递了一封。

姜姒见嬷嬷可算走了连忙问芰荷:“我的兔子呢?”

她出声突然,芰荷被吓了一跳:“小姐你醒了?我去告诉嬷嬷。”

这哪行啊,姜姒忙抓住她的衣角,不防被抻了一下,疼的直吸气,差点从床上摔下来,待缓过来才道:“别告诉嬷嬷我醒了,我的兔子呢?”

“小姐这哪行啊,嬷嬷可担心你了,你就别为难我了。”

“芰荷姐姐...不要告诉嬷嬷好不好?”她知道芰荷最受不了她这样,连连撒娇:“好不好嘛?”

“好了好了,不告诉嬷嬷,小姐可要乖一点,别像今天一样了。”见芰荷答应,姜姒笑起来,一双桃花眼弯成月牙,又央求道:”芰荷姐姐我好饿呀,照顾好我的小兔子哦!”

“知道了!”

本文标签:他把舌头伸进我两腿之间

上一篇:校园嗯啊强行啪啪bl男男 扒开女同学的小泬

下一篇:在镜头面前嗯啊h 腰抬起来不让我进不去

相关内容

推荐